首页  »  其它小说  »  【医疗风波】
【医疗风波】
               医疗风波


字数:19985字

                 1

  尹茂英是地质公司卫生所的医生,这天,轮到她值班,单位里会计贺可青的男人来卫生所打吊瓶,打着打着,那男人突然口吐白沫,不一会就死了。

  贺可青男人的表叔郭经理很生气,指示贺可青立刻报了警。

  警方一介入调查,事情就大了。由于卫生所没有医疗许可证,警方便以非法行医罪和过失杀人罪逮捕了尹茂英。同时被逮捕的还有所长刘敏和所里地另外俩医务人员任夫芹和贾玉谦。

  尹茂英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细腻的瓜子脸、鲜红的樱桃小嘴,甜美的面容,脸色红润,就像春天盛开的桃花;齐肩的秀发,漆黑油亮散发着柔和的光茫。她皮肤洁白,雪白的皮肤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高高耸起的乳房象雪山一样耸立在雪一样白皙的胸脯上。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丰满的身体曲线玲珑,富有成熟的魅力,是一个十足地古典美人。由于美丽和保养得好,尽管她已经四十多岁了,但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上下。
  尹茂英太美丽了,所以使参加审讯的警官不由自主的激起了强烈的虐待感。她被逮捕的当天夜里,郭所长和看守所里值班的男警察们就轮奸了她。其实,郭所长早就对这个美丽的女医生想入非非了。一次郭所长去看叔叔,正巧碰上尹茂英在给郭经理打点滴。当时,他一下子就被尹茂英的美丽吸引住了。他娘的,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以致以后的许多天里,郭所长总是对尹茂英念念不忘,经常想着她看手枪。现在,老天有眼,如今尹茂英落到了他的手里,他岂能放过她?

  当天夜里,几个看守把尹茂英带进审讯室,七手八脚的剥光了她的衣服,哇!尹茂英太漂亮了,浑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细腻,没有丝毫瑕疵。小腹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着两只浑圆饱满的大乳房,有如刚出炉的热白馒头,是如此的动人心魂。纤细的柳腰,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比,性感过人,远比一般女人丰腴。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是那么浑圆平滑,真让男人心神晃荡。而最迷人的还是她的下身,尹茂英那两条洁白的大腿根部的阴毛长得很密,又黑又亮,象尹茂英这样的美艳十足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不想奸污呢?

  看守们用两道绳子把尹茂英的上身紧紧绑在木床上,郭所长两手各握住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触感柔嫩丰满,软中带轫,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乳头,揉捻旋转。郭所长低头探出舌尖,由左乳的下缘舔起,一路舔过乳房浑圆下部,舌尖挑弹乳头数下,再用力吸了几下才放开,之后再张开大嘴将大半个白嫩的左乳吸进嘴里,舌头又吮又吸,又啮又咂着被含在他嘴里的乳头,左手仍不停揉捏着右乳。本来诱人胸罩里的巨乳不停地变形,使郭所长的肉棒翘得更向上了。
  郭所长用左手拨开她的阴毛,找到那两片红红的阴唇,经过刚才的轮奸似乎没在她的阴部留下过多的痕迹,两片红红的阴唇还是紧紧地并贴在一起,紧紧盖住了那个令人欲仙欲死的桃源洞,郭所长中指顺着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停在了隆起的肥美阴阜,手掌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中指往里抠去,但觉神秘柔嫩的细缝非常湿润。他不理会尹茂英的哭骂,手指仍在肉洞内挖弄着,肉洞开始流出蜜汁一直流到屁股上,郭所长翻开那两片红红的阴唇,发现一股透明的粘液已湿润了两片大阴唇下的仙女洞,郭所长笑着将左手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口刮下一层透明清亮的粘液,将那透明的粘液涂抹在她那秀丽的俏脸上淫笑道:「尹茂英,原来你这么骚,在想男人啊?」旁边的看守吃吃地笑起来。尹茂英俏脸一红,尖骂道:「不要脸!我要告你!」

  「我这人就是不要脸,那你去告吧!」他把两个手指硬生生地插入她的阴道内,然后在里面抠挠起来,最后整支手随着阴道内插了进去!阴道被残酷的张大,疼的尹茂英尖叫起来。

  郭所长淫笑着,转到尹茂英的下体撑开处,两只手拨开阴毛,扯开两片阴唇就将嘴贴上去,将舌头探入她的阴道内。先是舔吸她的两片小阴唇,接着,舌头便伸入她的阴道。

  「畜生,狗-!——」尹茂英扭动着下体,恶毒地尖骂,郭所长的舌头在她的阴道内又吸又舔时而平进时而左右轩转动,郭所长的鼻尖则紧紧抵压在她两片大阴唇上方皱壁结合处剥出来的那粒透明的小肉芽上,郭所长退出舌头舔着她两片大阴唇又小阴唇之肉的嫩肉接着又含起两片小阴唇轻轻扯咬,尹茂英停止了尖骂扭动得再更历害了,郭所长再将舌头从她的阴道口顶进去,这一次郭所长的舌头遇到了阻力,尹茂英的阴道在郭所长的刺激下再一次兴奋了,虽然她的意志力是多么竖强但是生理上她还是不能控制的,郭所长加快了舌头的抽插郭所长的鼻尖一次次磨擦她的阴蒂。

  「哦——哦——」她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声轻轻的呻吟声,不久一股阴精从她阴道深处喷了出来。

  郭所长站起来,看着尹茂英羞红的脸道:「尹茂英,真骚啊,不过你的阴道可真漂亮!」挺着又紫又粗又硬的阴茎压在了尹茂英身上,用大腿压住她的两条白腿,呼地一声就将整根粗长的阴茎全捅进去,带着一声『噗——滋「的声音,阴茎全没入尹茂英的阴道,大力的抽插起来。他的睾丸撞在尹茂英的两片阴唇上,发出一声声迷人的滑溜溜的撞击声。

  尹茂英淫水飞溅,一股股的清亮粘液从尹茂英的两片被顶开的大阴唇和阴茎的空隙间流挤出来,一滩一滩地滴在刑床之上,郭所长猛地一声暴喝,全身一抖,屁股猛地一挺,紧紧搂抱着尹茂英的玉体,一大股的精液狂喷入她的体内。
  「呀——呀——」刑床上的尹茂英狂扭身体,嘴里发出迷人的呻吟。郭所长从尹茂英身上退出阴茎,其余的看守们早已性欲高涨,见郭所长完事,便一拥而上。一名高大的看守捷足先登,他扳住尹茂英的两条嫩腿将长长的阴茎插进去,一次次攻入她的玉门。看守压在尹茂英身上,疯狂的抽插着。尹茂英痛苦地流汗、流泪、呻吟、抽泣、挣扎、和咬牙咒骂。那看守充耳不闻,继续从容进行余下的事情,下体挺动着,又旋又撬又转,一次次将阴茎送入尹茂英阴道深处,尹茂英两只雪白的尖乳,随着他抽插的节奏,呈水波样晃动着……,终于在看守和尹茂英两声同时的尖叫中,看守射了精。

  另一个看守不等尹茂英喘口气,接着又扑了上来,用他的肉棒顶住洞口,一手抓住尹茂英的乳房揉着,一手扶住肉棒,猛一挺身,进入了尹茂英的身体。尹茂英的阴道内已经又红又肿,而且腿被劈的太开,下身的肌肉都绷的紧紧的,坚挺的肉棒插进来疼的尹茂英浑身出冷汗。这个家伙,一进入尹茂英的身体就象一头野兽一样,疯狂地抽插,足足折腾了半个多钟头才在尹茂英身体里射了精。……

  接着,一个看守扑过来,一个……两个……三个……整整一夜,他们就这样轮流的奸淫着她……

  残忍的是,他们不但轮奸她,而且还变着法的折磨她。拧她的奶子,用皮带抽打她的阴户,把她干的死去活来,折磨的活来死去。当轮奸全部结束的时候,尹茂英几乎虚脱了。她无力地挣扎着。在轮奸之下,她白皙晶莹的乳峰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淤青色的指痕,但依旧尖挺,大腿的内侧满是男人的精液,一直流到脚踝。

  尹茂英那仰躺着的玉体布满了汗水,下体那迷人的仙女洞张得开开的,露出里面又红又嫩的皱肉,两片赤红阴唇的周围,黑亮的阴毛被污物粘成一络络的,雪白的屁股下面刑床上是一大滩白色的精液。


                 2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尹茂英才从昏迷中醒来。她觉得浑身都在疼,疼得要死,尤其是大腿中间的那个宝贝,更是疼痛难忍。她艰难的用带着手铐的手一摸,那儿已经肿了,肿的像个大馒头。她记起了昨夜的轮奸,但她已记不清昨天夜里被多少人轮奸,轮奸了几遍。

  尹茂英轻轻的哭泣着,牢房门「哐当」一响,两个看守走进来,「起来,提审!」

  尹茂英使了很大的劲才站起来,被两个看守推搡着,带进了私设的审讯室里。
  一进审讯室,她就看见了吊在横梁上的任夫芹、刘敏和贾玉谦。当她看到贺可青和郭经理的女儿郭桂宏和侄女郭桂香坐审讯室里时,不禁打了个寒战。她不明白,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也活该尹茂英倒霉,看守所的所长姓郭,是郭经理的侄子,也就是贺可青男人的表哥。所以,贺可青就可以假公济私参加对尹茂英的审讯。同时,假公济私参加对尹茂英的审讯的还有郭经理的女儿郭桂宏和侄女郭桂香。这两个人同样对表哥的死义愤填膺,对尹茂英恨之入骨。

  看到尹茂英被推进来,贺可青猛的扑到她跟前,「庸医,你个臭娘们,烂庸医!我打死你!」骂着,几个大耳光打在了尹茂英脸上,尹茂英那红郁郁的桃花腮立刻肿起来了。

  「快说,你们是怎样把我男人治死的?!」贺可青悲愤交加,怒吼着。
  对于贺可青的问题,尹茂英觉得很冤。贺可青的男人来卫生室打针,本来是突发心脏病死了,贺可青一口咬定是尹茂英打针打死的。尹茂英心想,自己好心给她男人治病,反倒落到这个地步,真不讲理。因此没好气的反驳:「你男人自己突发心脏病死的,怎么怨起我们来?!」贺可青见她不肯认账,狠狠地对郭桂宏和郭桂香吩咐道:「表妹,给她开开窍!」

  没等郭桂宏和郭桂香动手,两个看守就急不可耐的拉起尹茂英的双手,将两个大拇指并在一起,用一根细铁丝死死地捆了起来。毕竟,拷打美丽女人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他们拿来一个小四角凳,把尹茂英推了上去,把尹茂英的手臂拉直,把铁丝挂在房顶上垂下的一个铁环里。然后他们又如法炮制,把刘敏的大拇指也捆在一起,吊在铁环里。

  贺可青猛地一脚一个踢掉了尹茂英和刘敏脚下的四角凳,两人一下都被悬空吊了起来,而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两个被绑在一起的大拇指上。巨大的痛楚大大超过了常人能够忍受的限度,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啊┅┅」地惨叫起来。两人的胸脯都不由自主地向前挺了出来,不仅原来就胸脯高耸的尹茂英,连本来胸脯并不突出的刘敏,这时也是胸脯挺得老高,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两人的脚不自觉地向下探寻着支撑,但她们被吊起来有一尺多,脚根本就够不着地。渐渐的,两人的脸色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一滴滴流下来,肩头的肌肉一阵阵痉挛。
  贺可青心里充满了仇恨,看着她们痛苦的样子,毫不怜悯。她用电警棍轮流捅着她们的下身,问道∶「快说!怎样把人给治死的?!」

  尹茂英继续否认:「你男人自己突发心脏病死的,与我们无关!」

  贺可青用电警棍戳着尹茂英挺起的胸脯,一戳一放电,电得尹茂英的大奶子颤抖不停。她每戳一下,尹茂英的奶子上就会出现两个豆粒大的红点子。

  尹茂英和刘敏被电得浑身发抖,脸色越来越白,连大腿的肌肉都不时地抽搐着,几分钟后,两人先后昏了过去。

  用凉水从头到脚浇到她俩身上,浇过两桶水后,她俩才苏醒了过来。

  贺可青命郭桂宏和郭桂香把刘敏的腿分开一条缝,把电警棍插进她两腿之间,摩擦着她的阴唇问∶「刘所长,你们是怎样把人给治死的?!」

  刘敏被电得浑身颤抖,她觉得冤枉极了,她当这倒霉的所长才三天,就出了这事。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那天没上班,怎么知道?」说良心话,这事真的与她无关。

  贺可青气急败坏地的把电警棍插进她的阴户里,一阵乱戳乱搅,疼的刘敏冷汗直流,没人声的嚎哭着。

  贺可青又问尹茂英,「你怎样把我男人治死的?!快说!」见尹茂英仍不承认,她用力的把电警棍插进她的阴户里,使劲的搅着,「劈劈啪啪!」的放着电。这刑法实在是太残酷了。尹茂英和刘敏都忍不住大声呻吟了起来。随着呻吟声越来越小,一会儿,俩人就又先后昏了过去。

  看守们用冷水把两个人浇醒,贺可青恨恨地拧着她们的乳头逼问∶「快说!」
  两人嘴唇都咬出了血,但仍然一声不吭。

  贺可青拿起一把警用皮鞭,卯足了劲,一鞭抽下来,抽打在尹茂英的胸脯上。「啪」地一声脆响,顿时血花飞溅。

  「啊呀!」一声惨叫冲口而出,尹茂英倒吊着的赤裸的身体立刻绷紧,反铐在背后的手拼命挣扎,头也试图抬起来,带动丰满的乳房连连颤动。

  贺可青象吃了兴奋剂,高举起鞭子又抽了下去,尹茂英岔开的两腿之间顿时腾起一片血雾。

  4、5鞭下去,尹茂英的下身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她的惨叫也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哀嚎:「不…放开我……疼啊……」贺可青蹲下拉起尹茂英的头发问:「怎么,知道疼了,快说吧!」尹茂英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贺可青气的摔开尹茂英的头,抄起鞭子又抽了过去。

  「啊呀……呀……哎呀……」皮鞭飞舞着,尹茂英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惨叫不决绝于耳,直到昏死过去。

  「哗」地一桶凉水浇在尹茂英脸上,她「嘤」地一声苏醒过来。她的双手反绑在木桩上两足绑在两个地面的铁环上。全身被皮鞭抽得皮开肉绽,白皙细嫩得肌肤上道道紫红的伤痕。头垂在胸前,秀发散乱。贺可青气急败坏,用烟头一下一下戳在尹茂英的肩头、胳膊、颈窝和酥胸上。尹茂英疼得扭动身体躲闪着,一对洁白如玉的乳房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住地起伏,嫣红的乳头格外娇艳。

  看守把尹茂英和刘敏从铁环里放下来来,来两捆特制的粗麻绳,先是用绳子将二人赤裸的身体紧紧的捆住,然后将其中最吃力的一股从人们的胯下穿过。当贺可青拉开刘敏和尹茂英的双腿时,我们看到的情形真是触目惊心∶两人的下身都因被轮奸次数太多充血红肿,娇嫩的阴唇变成紫红的颜色,直直地支棱着。毫无人性的贺可青竟拨开她们的阴唇,将那条又粗又硬的特制麻绳夹在人两片阴唇的中间,然后在上身捆紧,让麻绳深深勒入人的阴部。他们用铁环套住这根吃力的主绳将两个人都悬空吊起来,她们全身的重量使那粗硬的麻绳越来越深入娇嫩肿胀的阴部。

  刘敏和尹茂英马上就堕入了痛苦的深渊,她们一动也不敢动,任何一点微小的动作,都会使勒在阴唇中间的绳子更深地陷入娇嫩的肉中。可她们就是不动,绳子粗硬的纤维也已深入人的肉体,磨得她们奇痛难忍。她们不由自主地把两腿张开到最大限度,想减少肉体与绳子接触的面积,但腿绷得越紧,痛感就越强烈,而稍微一松弛,绳子就又勒进去一点。巨大的痛楚已经使她们不由自主地全身抽搐,两个人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痛苦的呻吟和绝望的哭泣着。

  两个人就这样被吊了整整一晚上。当看守们把她俩解下来时,两人不但腿并不起来,连站都站不住了。

  几个看守把尹茂英拖到一个不锈钢架子前,分开她的四肢,呈大字型紧紧地绑在架子上。

  贺可青拿过一只大号手电筒,把尹茂英的阴部照得雪亮,两个看守分别捏住她一边肿胀的阴唇向两侧拉开,将阴道口扯开到极限,露出嫩红的肉壁,贺可青自己用右手中指慢慢插入阴道中摸索。

  一会儿,她好象摸到了什么,手指在尹茂英阴道中重重地搓了几下,她的阴道底部在强光下显出一个小小的圆洞口。贺可青淫笑着说:「尹姐想撒尿了吧?不好意思?我帮帮你!」说着接过一根铁条,照准那个露出的小洞口就捅了进去。
  尹茂英低垂的头猛地仰了起来,双目圆睁、牙关紧咬,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抖动着。贺可青毫不怜香惜玉,手腕一使劲,通条捅进去大半根。尹茂英的腿一下蹬直了,她的乳房被猛地拉长,她痛得赶紧把腿又高举了起来。

  贺可青得意地嘿嘿一笑,不紧不慢地扭动着手中的通条,在尹茂英的尿道中搅动,边搅边说:「我把你这个尿眼捅大,晚上警察们专干你这个尿眼,他们保证爽得嗷嗷叫。不过明天你这尿眼就要肿得像你们的骚穴,你撒不出尿来,可就憋死了!」

  说着她加重了手下的力量,尹茂英的腿随着他在尿道里搅动的节奏不由自主地一阵阵绷紧,扯得胸前的铃铛有节奏地震响。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尹茂英下身流了出来,她渐渐支持不住,头垂了下去。

  贺可青看尹茂英的反应越来越弱,停下手,抓住她的头发掀起她的脸,见她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抬手一巴掌重重抽在她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出现在尹茂英苍白的脸颊上。

  贺可青搬过一把椅子在尹茂英面前坐下,伸手托起她柔嫩丰满的乳房,盯着她的眼睛说:「尹姐,你这奶子可真是人见人爱啊!你现在承认还来得及!不然,可惜就要毁了!」

  尹茂英垂下头,一言不发。

  贺可青沉不住气了,一把攥住雪白的乳房,骂道:「不知好歹!让你知道厉害!」

  旁边的一个看守打开一个小白布卷,上面整齐地插着一排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钢针。贺可青挑了一根寸把长的大粗针,抓起尹茂英右侧的乳房,一边用针尖拨弄着乳头顶端的奶眼,一边说:「这么嫩的奶子,真可惜呀!」话音未落,他右手一使劲,闪着寒光的钢针插入了奶眼。

  尹茂英浑身一震,来回挣扎了两下,但身子被看守紧紧夹住,一动也不能动。
  贺可青一手死死捏住白嫩嫩的乳房,一手慢慢地将钢针往下插,眼睛盯着尹茂英的脸问:「怎么样,痛吧?受不了吧?你们是医生,该知道扎奶子刑法的厉害,你们是受不了的!」

  茂英扭过脸去,咬紧牙关,足足10分钟,钢针差不多全插了进去,在乳头外只剩了一个小小的针鼻,在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一滴殷红的血珠顺着针鼻滑了出来,挂在通红的乳头上。

  尹茂英刚刚松了口气,贺可青又抓住了她左侧的乳房,一边揉搓着粉红色的乳头,一边逼问:「怎么,这么漂亮的奶子也不要了?」

  在她的揉搓下,尹茂英的乳头直立了起来,像一截小橡皮头,中间的奶眼清晰可见。又一根钢针插进了奶眼,贺可青仍慢慢地插着,尽量地延长尹茂英的痛苦。尹茂英的肩膀无助地抖动了两下,头又扭向一边,脖子上的青筋暴凸了出来,一跳一跳的。贺可青不再说话,专心致志地把冰冷的钢针往人柔嫩的乳房里插。
  左侧的钢针也全插了进去,贺可青让人抓住尹茂英的头发,把她的脸正过来,一手捏住一个针鼻,一边向外拉、一边来回捻动。钢针拉出大半,上面已被鲜血染红,他马上又捻着向里面捅去。

  尹茂英身体僵硬,紧张地挺着胸脯,两个高耸的乳房明显在颤抖;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豆大的汗珠出现在漂亮的脸蛋上,嚎哭着。贺可青加重了手上的动作,尹茂英的乳房抖动得更厉害了,大滴的血顺着乳头流到乳房上。

  残酷的折磨持续了半个小时,贺可青先坚持不住了,她的手指竟酸痛地捏不住针鼻了。


                 3

  审讯室里灯火通明,任夫芹、刘敏和贾玉谦都已被铐在笼子里,尹茂英脚不沾地的被反吊在牢房的中间。贺可青阴沉着脸,用电警棍戳着尹茂英流淌着白浆的阴唇:「怎么样,尹茂英,够劲吧?快说,你倒底是怎样把我男人治死的?!」尹茂英不但被警察们反复轮奸,还被贺可青拷打的遍体鳞伤,死去活来,真他娘的倒霉!她勉强抬起虚弱的垂着头,怒视着贺可青。

  郭经理的女儿郭桂宏和侄女郭桂香赶过来,把尹茂英放到地上,按着她跪下,一根碗口粗的木杠压在她的腿弯处,两个人和几个看守站上去,尹茂英立刻被压的涨红了脸,汗珠开始往下淌,不由自主地挺直了上身,两只依然丰满美丽的乳房更加高耸了起来。可青拿过一个不锈钢乳夹,乳夹上共有四根横杆,每两根一组,向里面的一侧都呈锯齿状。

  把那东西哗地往审讯一扔,吩咐道:「给她戴上!」郭桂宏和郭桂香上来,将那不锈钢乳夹挂在尹茂英胸前,四排狼牙两两相对地将尹茂英两只红肿的乳房夹在中间。这东西就象拶刑用的拶子,叫乳夹。用它来对付女人身上最娇嫩的乳房,最是痛苦不过。桂宏和郭桂香旋紧了刑具两侧的螺丝,两排狼牙夹紧了尹茂英的乳房,贺可青拨弄着她直直地竖起的乳头问:「说吧,茂英,我们这乳枷是专门对付你这种大奶子娘们的。再不说,你这漂亮的奶子就难保了。」

  尹茂英扭动了一下上身,两个看守立刻上来夹住了她,贺可青咬着牙下令:「夹!」,郭桂宏和郭桂香属金的旋紧着刑具两侧的螺丝,四根四根横杆同时向中间合起来,狼牙中间的缝隙越来越小,夹在中间的两个白白的乳房根部被夹扁,原来尖挺的上半部变成了一个鼓胀的圆球。

  两个人把全身的力量都用上了,螺丝越旋越紧,乳枷的缝隙只剩了手指宽,尹茂英胸前的两个圆球青筋凸起,白的吓人,顶端的两个乳头硬生生地挺立着,她疼的试图扭动身躯,但被郭桂宏和郭桂香压的紧紧的,只能痛苦地仰起头,紧咬牙关,「呜呜」地闷哼着浑身发抖。

  贺可青见尹茂英疼的要昏过去,忙一挥手,郭桂宏和郭桂香松了手,乳枷慢慢松开,两个惨白的肉球由白转红,尹茂英似乎也松了口气。可贺可青不等她喘过气来,使个眼色,郭桂宏和郭桂香同时用力,螺丝又旋紧了。这回的肉球变成了红色,而且越来越紫,尹茂英的反应也比上次更强烈,疼的满头冒汗,头不停地摇摆。贺可青一把捏住紫红变形的乳房逼问:「你说不说?!」

  尹茂英艰难地摇摇头,贺可青气的大叫:「使劲!看她的奶子有多硬!」两组木杠上的狼牙一点点挤紧,尹茂英疼的气都喘不匀了,贺可青用藤鞭戳着鼓胀的紫色肉球,一戳一个白点。她用手指捏住尹茂英的奶头揉搓了几下,上次针刺的血痂纷纷脱落,一滴滴鲜血又挤了出来。

  贺可青又打开插满钢针的布包,挑出一根细长的钢针,捏住尹茂英的乳头,横着将针刺了进去。鲜血立刻滋了出来,由于乳房被夹紧,前部的肉球胀的利害,血喷出老远,滋了贺可青一手,她用力插,直到针尖从直直挺的乳头另一端钻出。
  她又拿出一根钢针,换了个角度再次穿刺了尹茂英的乳头,然后又插上一根。
  尹茂英左侧的乳头上象搭起了一个小钢架,殷红的血不停地流出来。

  贺可青用力地捏尹茂英的左乳,血从乳头的四面八方飞溅出来,尹茂英忍不住「啊」地叫出声来:「住手呀,是我治死的,放了我吧!。

  「好吧,放开她,签字!」

  尹茂英知道这字绝不能签,签了,这罪名就坐实了。她坚决的摇了摇头。
  贺可青逼问:「签不签?不签再给你那个奶子放血!」不等尹茂英反应,她的右乳也被插上了好几根钢针。

  贺可青看尹茂英没有签字的表示,命令郭桂宏和郭桂香把她拖到旁边一个刑床前,她跪在地上,胸口刚好与刑床的台面平齐,郭桂宏和郭桂香按着她靠紧刑床,被乳枷夹紧的乳房刚好放在刑床上。

  贺可青抄起一个三指宽的竹片点着凸的肉球似的乳房说:「签吧,你这奶子这么嫩,怎么抵的住竹板子?」尹茂英头都没有抬,贺可青见状高高地举起竹板,朝着鼓胀的乳房狠狠地拍了下去。「啪」地一声脆响,血花飞溅,红紫的乳房上腾起一道白印,马上肿起老高。贺可青仇恨满腔,也不再问,挥臂不停地打了起来,只见竹板翻飞,血花四溅,「劈啪」之声不绝于耳,十几分钟以后,尹茂英的两个乳房都被打的没了形,成了两个血葫芦。突然,一根插在乳头上的钢针飞了起来,一下子扎进了郭桂宏的鼻尖上。

  郭桂宏疼得「哎呀」一声跳起来,拿起竹片发疯似的抽打着尹茂英的乳房,尹茂英没人腔的惨叫着,直到昏死过去。一桶冷水把尹茂英浇醒,贺可青命郭桂宏和郭桂香松开了乳枷,尹茂英原本洁白坚挺的乳房变得青紫红肿,像个大排球一样,巍然屹立在胸脯上。贺可青捏住尹茂英乳头,将她的血淋淋的乳房拎起来,说:「尹姐,这么漂亮的奶子成了这样,疼不疼?唵?!」见尹茂英不说话,她吩咐:「给她洗洗!」

  郭桂宏和郭桂香端来一盆冒着热气的温水,放在刑床上后还用木棍搅了搅。郭桂宏和郭桂香架着尹茂英,把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把两个血乎乎的乳房被放进了水里。尹茂英象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似的「啊」地叫了起来,猛地向后一退,但被按住了。水里漂起血雾,贺可青用手将两个肿胀的乳房按在水里,尹茂英疼的浑身发抖,拼命扭动上身。她们在用浓盐水给尹茂英洗受伤的乳房。

  尹茂英被盐水蛰的脸色发青,嘴唇发抖,肩头不时地抽搐,嗷嗷的嚎哭着。不一会儿,一盆清水变成了红色,尹茂英的乳房露出了原形,比原先肿大了不少,上面青一块、紫一块,布满了伤痕。

  贺可青盯着尹茂英失神的大眼睛问:「签字吧?」看她没有表示,撸起袖子道:「那我气了!」说着,指挥郭桂宏和郭桂香把尹茂英拖上刑床。床的一端埋着一个粗木的十字架,她们把尹茂英拖到十字架下坐定,把她的手臂拉直绑在十字架的横梁上,然后用一条宽皮带把她的肚子与十字架紧紧捆在一起。她们拿来两根浸了水的生牛皮绳,紧紧系住尹茂英的大脚趾,扳起她的腿,将牛皮绳捆在十字架横梁的两端,尹茂英门户大敞,下身最羞于见人的器官都暴露在这群人的面前。

  贺可青然后捏住尹茂英两个红肿的大阴唇,用力的向外拉开。尹茂英阴道内鲜红的嫩肉露了出来,细细的皱褶都清清晰可见,红红的肉壁上一片紫色的凸起外抢眼,昨天被贺可青插入过铁签的尿道四周高度充血,象小孩的嘴一样咧开着。可青把阴唇交给两个郭桂宏和郭桂香向外拉到最大,自己把手指伸到阴道中摸索,摸了一会她的手指在一点上停了下来,仔细看去,那是一个比豆粒还小的粉红色肉突。

  她开始用力地揉搓那个凸起的阴蒂,还不时用指甲去掐,尹茂英也开始有了反应,手脚都随着贺可青揉搓的节奏抽动着。于尹茂英的阴唇被郭桂宏和郭桂香拉开到最大限度,阴道里面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在贺可青花样翻新的揉弄下,尹茂英的阴蒂变了样子,原先小豆粒大小膨胀到比花生米还大,粉红的颜色也变成了深红色,在灯光下闪烁出淡淡的光泽。

  贺可青一边继续揉搓一边对尹茂英说:「尹姐,想起被男人干的滋味了吧,我要让你发疯!」尹茂英脸色潮红,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贺可青发狠的说:「好,我倒要试试你这烂庸医的定力!」说完捏住尹茂英的阴蒂拧了一下,随手掏出一根银针,用针尖拨弄起幼嫩敏感的肉突。尹茂英浑身一震,马上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贺可青手指一用力,针尖向肉突刺去,滑嫩的肉突倒向一边,针没有刺进去,尹茂英的上身却明显地抖了一下。

  贺可青用钢针一下一下刺着阴蒂,虽然都没刺进去,可尹茂英被拨弄的受不了了,呼吸明显地急促了起来,脸色也憋的通红。尖终于刺进了阴蒂。

  尹茂英「啊」地惨叫起来,大腿根的肌肉剧烈抖动。贺可青兴奋地把稳针尖,不让它滑开,钢针一点点刺进柔嫩的肉突,尹茂英的哀嚎声越来越凄惨,两条腿徒劳地向中间夹紧,因受刑肿胀而显得更加高耸的胸脯激烈的一起一伏。针约三分之二插进了阴蒂中间,贺可青开始捻搓,摇晃、插拔着,十几分钟后,随着贺可青一阵猛烈的捻搓插拔,尹茂英全身的肌肉猛烈地抽搐起来,一股清亮的粘水冲出她大开着的阴道,溽湿了刑床。

  尹茂英觉得要疼死了,「呀……啊……我签!」痛苦的呻吟从她胸腔里断断续续传出,大腿、下腹的肌肉一阵阵剧烈地颤抖,青紫肿胀的乳房也在不停地颤动。

  尹茂英签完字,头垂了下来。贺可青却仍不罢手,还在起劲地又捻又插,尹茂英酥软的身体重新绷紧,两只大眼睛悲凄地注视着贺可青在自己下身忙个不停的手。就在这时候,牢门响了起来,郭经理带着老婆翟玉芳踱了进来。她们看见被绑坐在刑床上受刑的尹茂英,关心地问:「承认了没有?」

  贺可青点点头:「」认了,也签字了。」

  郭经理摇摇头:「她还挺经揉搓,不过还要继续整。」

  郭经理托起尹茂英被打的青紫肿胀的乳房看了看,又盯视了一会插在阴蒂上捻动的银针和不停地流出的粘液,对贺可青说:「再狠点,不怕她不认罪!不要可怜她!」说完她们就走到木笼前,打开关刘敏和任夫芹的笼门,先把刘敏拖了出来。翟玉芳把手伸到刘敏胯下,分开她的阴唇仔细看了看,然后对郭经理耳语一阵,郭经理的眼中闪出兴奋的光,刘敏知道她们又要倒大霉了。

  玉芳扒开刘敏的屁股,一点点抽出插在刘敏肛门里的木棍,然后回手又插了进去,刘敏立即疼的惨叫起来。又拿起一根又粗又长的木棍,分开刘敏的阴唇,也不管阴道里还在往外淌着白浆,使劲捅了进去。刘敏立刻悲哀地嚎叫起来。她们又把任夫芹弄了出来,郭经理捏住任夫芹的乳房反复打量,任夫芹的乳房比以前更白、更丰满了。经理揉了揉任夫芹的乳房,看了看乳头,问翟玉芳:「你看怎么样?」

  翟玉芳点点头道:「我看有门,您看奶头出水。」仔细看,任夫芹的乳头上确实挂着一些晶莹的水迹。郭经理点点头,翟玉芳掰开任夫芹的腿,将把一根扁木柴插进了任夫芹的阴道,旋转了几下,疼得任夫芹杀猪一样的哭起来。时尹茂英在她的搓弄下已不知泄了几次,刑床上的粘液已流了下来,拉着丝流到地上。贺可青对郭经理说:「这娘们真能挺,泄的都软了。」

  郭经理说:「接着整!往死里整!」

  贺可青看看淫水流了一地的尹茂英:「再给她再加点码!」说完她对郭桂宏和郭桂香轻声吩咐了几句,郭桂宏和郭桂香转身出去了,她却蹲在了尹茂英的面前她手里拿着一根闪闪发亮的细丝,仔细地穿过插在尹茂英阴蒂上的钢针的针鼻,又死死地打了个结;她又拿出一根同样的丝线,挽了个套,从钢针上套进去,小心翼翼地套在阴蒂的肉突上,慢慢地拉紧,再打个死结,尹茂英的阴蒂被牢牢的拴在钢针上了。

  这时出去的郭桂宏和郭桂香回来了,她们拿来一个老式手摇电话机。看来,贺可青要对尹茂英用电刑,摧残她那无比娇嫩且又又饱受摧残的阴户。贺可青从电话机上接出两根电线,一根与从尹茂英阴蒂上引出的那两根金属线拧在一起,另一根接上一个小鳄鱼夹。她把鳄鱼夹夹在尹茂英一边红肿的小阴唇上,恶狠狠地问:「尹姐,要试试吗?」

  尹茂英垂着的头微微摇了摇,凌乱的短发轻轻晃动了两下。贺可青咬着牙,拼命摇起电话机的摇把,尹茂英的下身「劈啪」地闪起蓝色的火花,她原先软软地挂在木架上的身子突然绷紧了,「啊…呀……」凄厉的叫声震的人心里发麻,四肢拼命挣扎,粗大的木架都被她挣的「嘭嘭」作响。拽着她阴唇的郭桂宏和郭桂香早撒了手,可那两片红肿的阴唇象有人拉着一样直立了起来,插在阴蒂上的钢针「嗡嗡」地响着不停地颤动。

  贺可青看尹茂英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立刻住了手,尹茂英的身子马上软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然,贺可青又拼命摇起电话机的摇把,尹茂英的身子象一面被风扯起的旗,呼地又绷紧了,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令人心悸的惨叫声再次在黑牢中响起:「啊…呀……呀……」每到尹茂英快昏过去的时候,贺可青就关掉电门,然后再打开,反复十几次之后,尹茂英的叫声越来越弱,最后,当她下身再次「劈啪」作响地闪起蓝色火花的时候,她强直的阴唇扇动了几下,一股浊水控制不住地从她阴道中喷涌而出,她失禁了,人也跟着昏了过去。
  贺可青看看昏死过去的尹茂英,骂了句说:「先歇口气,回头再来整治这臭娘们,烂庸医。」尹茂英仍被绑在刑床上,阴蒂上还插着钢针,阴唇象喇叭花一样张开,一侧还挂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鳄鱼夹,她低垂着头低声呻吟。知过了多长时间,尹茂英再次醒了过来,在刑床上痛苦地呻吟;任夫芹似乎心烦意乱,仍不时在木栏上摩擦她的乳房,乳头上流出的液体已不再那么清亮,带上了一丝殷红、一丝乳白;刘敏和贾玉谦在另一个笼子里「呜呜」地低声哭泣着。敏自己被腹中的寒气和绞痛折磨的坐卧不安,想到自己无端被冤,不禁放声大哭。贺可青带着郭桂宏和郭桂香闯了进来,她摘下尹茂英下身的电线、鳄鱼夹和钢针,让人把电话机拿走,坐到尹茂英身前的刑床上拨弄着尹茂英紫红发亮的阴唇说:「尹茂英,佩服你熬过了这样的苦刑。不过这才刚开始,后面的刑法可是更享受的!」
  说着她一挥手,涌进来20来个男囚犯,个个膀大腰圆、面容凶恶,为首的正是郭经理的外甥季瘸子,看来,尹茂英又要在地狱中挣扎了。尹茂英瘫软的身子平放在沾满血迹和尿液的刑床上。她们把尹茂英的手重新铐在背后,然后拎起她的两条腿岔开,让阴道口向上大大地敞开。贺可青拨拉着尹茂英满是血污和粘液的下身说:「尹姐,你这地方这么脏,怎么好意思招待弟兄们,我来给你清理清理」。

  说着从郭桂宏手里接过一个小布袋,抓出一把白花花、亮晶晶的东西。天哪,是粗盐!贺可青手一张,大把的盐粒滑进了尹茂英大张着的阴道。茂英下意识地扭动身子躲闪,可她被郭桂宏和郭桂香抓住,纹丝不能动,不一会儿半袋粗盐就都灌进了她的阴道。可青走过去俯下身去,将两个手指插进尹茂英的阴道,转动了一下开始摩擦起来。

  尹茂英的身体一下挺直了,两腿拼命想夹紧,被反铐双臂的上身也在不停地扭动。粗砺的盐粒随着贺可青手指的活动摩擦着尹茂英阴道壁上柔嫩的鲜肉,尤其是阴蒂和尿道口经过长时间的蹂躏已经高度充血,被盐粒一磨很快就出了血,那个疼呀!尹茂英觉得自己的子宫,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疼,都要疼碎了。尹茂英象一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躺在冰冷的刑床上痛苦地扭动身体,痛苦的呻吟着,哀嚎着。

  贺可青搓了将近半个小时,两根手指都染成了红色,她抽出手指,又在尹茂英的阴道口倒上一小堆粗盐粒,满巴掌按下去揉搓起她的阴唇这罪可真不是人所能忍受的,就是铁人也受不了。尹茂英疼的全身肌肉在痉挛,两腿在郭桂宏和郭桂香怀里紧紧绷直,脸脚趾都紧张地向里勾着,大口喘着粗气,痛苦地叫着,连嗓子都嘶哑了:「啊…疼死了!饶了我吧,我已经认罪了!」

  贺可青象没听见一样,继续大力地揉搓着,尹茂英拼命挣扎着,疼的全身都在哆嗦,盐水刺激着阴道,疼得她的子宫突突的跳,整个小腹也被带动的像泉水一样的跳动着。汗水像小河一样,顺着她的阴毛流下来,流到她的阴户里。她阴道里的盐遇到了汗水就化成盐水,刺激的她的阴道更加疼痛。终于,尹茂英一声长长的嚎叫,白眼一翻,死了过去。

  一桶桶的冷水泼下去,尹茂英方才悠悠的醒过来,她觉得全身都在疼,疼得要命,真的疼死了,忍不住呻吟着。等她稍稍缓过一口气,郭桂宏和郭桂香抄起尹茂英的胳膊把她拖起来,按着跪在刑床上,两条腿仍大敞着。郭桂宏将手指插入尹茂英的阴道拨弄了几下,仔细观察着。然后她们搬来一个木盆,里面盛了半盆水,尹茂英被按着坐在盆里,屈辱地任郭桂宏和郭桂香把手插进她的下身,里里外外洗了几个来回,盆里的清水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茂英再次被拖上刑床的时候已经软的象面条一样,已经无力挣扎了,只能大口喘着粗气。她们让她仰面躺在刑床上,两腿分开搭在桌子的两侧。桂宏拿来一根约一公尺长的木杠,将她的脚分别绑在两端,这样她的腿就再也合不上了。贺可青拍拍手心的盐末说:「这下干净了,陪弟兄们好好的玩意玩吧!」

  又一轮残酷的强奸开始了,郭经理已脱了个精光,摇摇晃晃地走到尹茂英跟前,他两腿间的阳具有一尺多长,搭拉在他短粗的两腿之间就象又长出一条腿。经理早就对尹茂英垂涎三尺,他曾经有几次利用职权想干她,但都尹茂英拒绝了,所以他对尹茂英爱恨交加。这次出事,尹茂英入狱,就是他一手操纵的。现在,他当然不甘落后,竟然当着女儿和侄女的面强奸尹茂英。

  他在尹茂英岔开的两腿间站定,浑身的黑毛与尹茂英洁白的身体和光秃秃的阴部形成强烈的反差,那根可怕的阳具象得到了命令,快速地挺了起来,坚挺的肉棒不再是笔直的,靠近顶端明显的地方明显出现一个弧度,象一条昂起头的毒蛇。把紫红色的龟头对准了尹茂英象小嘴一样张开着的阴唇插了进去,尹茂英被绑着的上身一震,「嗷!」的一声,冷汗直流,脸痛苦的扭向一边。

  经理俯下身,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腰上用力一挺,肉棒在尹茂英的身体里没入半截,尹茂英似乎被针扎了一样拼命想抬起上身,但两只大手马上握住她青紫肿胀的乳房把她压了下去。

  郭经理又一使劲,一尺多长的肉棒全根没入,尹茂英的小腹和大腿根都开始剧烈地抽搐,牙齿紧紧咬住了嘴唇。以想象尹茂英此时的痛苦,她的下身经过两天的蹂躏已经异常敏感,加上郭经理的肉棒长的吓人,恐怕已经捅进了尹茂英的子宫,这样的抽插哪是人能够忍受的?!经理一上来就大力抽插,拉出的半截肉棒都被鲜血染红了,这是粗盐搓阴道使阴道壁的嫩肉受伤的结果,他可不管那一套,卯足了劲泰山压顶般插了下去,插的格外起劲。尹茂英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嘴唇咬的出了血。

  残酷的抽插持续了近半小时,强悍的郭经理仍在奋力的抽插着,尹茂英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丢了一次又一次,等郭经理气喘吁吁的地把大股的精液射入她的阴道内,尹茂英已经昏死了过去。桂宏把浓盐水灌进尹茂英的阴道,把精液冲洗出来,季瘸子又脱光衣服准备好了。这家伙别看是个瘸子,却体壮如牛,阳具特别粗,粗的象小孩胳膊一样,硬挺起来简直象一门小炮。

  茂英已被轮奸过几十次,下身又被贺可青蹂躏过多时,阴户肿胀的厉害,所以,季瘸子这棒槌一样的阳具插入十分的吃力。季瘸子的大鸡巴太粗了,所以顶了几次都没顶进去,最后只好由郭桂宏和郭桂香拉着尹茂英的阴唇向外拽到极限,他才勉强插了进去。 

  肉棒在尹茂英身体里推进的非常吃力,每当抽出以便加力冲击时,连阴道内侧粉红的嫩肉都被带着翻了出来,尹茂英疼的大汗淋漓,头不停地来回摆动。腾了十几分钟,巨大的肉棒终于插到了底,残忍的活塞运动又开始了,尹茂英洁白的身体象玩具一样在季瘸子硕大的身躯下摇动,鲜血一滴滴的流到了刑床上……
  强奸仍在继续着,那伙男囚犯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接触过女人了,一个个都像饿红了眼的饿狼一样,哪管尹茂英的死活?只管拼命地狂干。他们轮番上阵,我上来,你下去,你下来,我上去……,鲜血染红了刑床……到二十多个男囚犯轮完,尹茂英全身已被汗水和血水浸的透湿,人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了,象死了一样地躺在刑床上,只是偶尔呻吟一声:「啊……痛死我了……」才让人知道她还活着。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整个轮奸的惨烈的过程,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相信这血淋淋场面。


                 4

  一连打了几支强心针,尹茂英才清醒过来。由于强心针的作用,尹茂英对疼痛更加敏感了,哀嚎得更痛苦了 .尹茂英被轮奸得如此残酷,并没有引起贺可青的丝毫怜悯。相反,贺可青还要用更加残酷的毒刑来拷打她,折磨她。喜欢折磨美丽女人,在美丽女人的痛苦里获得快感,是男人们的天性。但有时女人折磨起女人来,手段比男人还要残酷。特别是心里充满了仇恨的女人,折磨起女人来,手段更是残忍的可怕。

  现在贺可青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之中,恨不得要尹茂英死一万个死,她都不解恨。贺可青在地上摊开了一大堆刑具,全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铁签、铁棒、铁钩和烙铁,屋子的中间,有一个正在熊熊燃烧着的火炉。看来,她要用火来折磨尹茂英了。贺可青选了几样刑具插进火炉,转过身拨拉着尹茂英的胸脯和下身查看了一番,然后指着她的乳房说:「先从这儿开始!」

  又一轮酷刑开始了,四个看守光着膀子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从熊熊的炉火中取出一个三角形的烙铁交给贺可青。贺可青把烧的通红发亮的烙铁逼近了尹茂英高耸的乳房,高温使尹茂英感到了威胁,她无力地睁开眼,恐惧的看着贴近乳房散发着高温的烙铁。「小贺,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受不了啦!」

  「受不了啦?受不了也得受,你这个庸医,你这个臭娘们!」贺可青咆哮着,一咬牙将烙铁按压下去。「吱…」地一声响,一股白烟从尹茂英柔软的乳房上升起,被烤熟的脂肪在灼热的烙铁下「嗤啦!嗤啦!」地响着,刺鼻的焦臭气味冲天而起,尹茂英本来无力地垂着的头猛地挺了起来,嘶哑地喊叫:「啊呀…呀」。
  一旁郭所长急忙夺过贺可青手里的烙铁,才把烙铁移开,尹茂英原先一片青紫的乳房上出现了一个三角形暗红色的斑痕。郭所长对贺可青说:「烙铁烧的不要太红,那样的话,肉一下烤焦了,她就觉不出疼来了。烙铁要烧到微微发红,这样既烫不破皮,又能使她皮下脂肪慢慢溶化,她才既会疼的受不了,又不会很快昏过去。对这样的臭娘们,就是要这样慢慢整!」

  可青点点头,从火炉里拿过一个烧的暗红色的烙铁,捏住尹茂英的乳头将乳房翻过来,在另一面按了下去,白色的烟雾、刺鼻的气味蹿起来,悲惨的哀嚎又同时响起来,尹茂英的乳房上又多了一块淡黄色的烙印。贺可青就这样一下一下地烙着,烙铁过处,被烙起了一串串大水泡。尹茂英痛苦地哭叫,半个多小时以后,牢房里充满了焦臭的烟气,尹茂英的一个乳房已经面目全非,变的象一个放碱放多了的大馒头,上面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蘑菇。

  接着,她们又开始对尹茂英的另一个乳房下手,用不太热的烙铁反复的烧烙着,尹茂英胸前的两个曾令人骄傲的乳房,已经面目全非了。贺可青又拿起一把三角形的微微发红的烙铁,蛇头模样的烙铁逼近了尹茂英下腹部的三角区。尹茂英的下身已经没有了耻毛,细小的汗毛被烤的直打卷。贺可青用力按着烙铁,尖锐的烙铁头扎进了柔软的肉里,这里是脂肪丰厚的部位,高温烤焦了柔嫩的脂肪,「吱吱」地冒着油。

  「啊呀…」尹茂英张开干裂的嘴唇无力地叫了一声。两分钟以后,贺可青才把烙铁拿开,洁白的小肚子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三角坑。贺可青把烙铁扔进火炉里,又拿起一把另一个烧红的烙,凶狠地把铁烙在了尹茂英三角区的下端。烧焦的脂肪的焦臭味,混合着男人精液的腥臊冲天而起,四下弥漫着。

  贺可青把烙铁换了一个又一个,等她累的满头大汗的时候,尹茂英的下腹已经排满了深深的烙印。贺可青又把烙铁换到尹茂英的大腿,挑了一把扁窄的铁签,铁签的尖端象刀刃一样锋利。铁签烧红后,郭桂宏和郭桂香把尹茂英的大腿扒开,找到靠近大腿根部最丰满、最柔嫩的部分,贺可青将烧红的铁签的尖端杵在白嫩的软肉上,尹茂英的大腿一颤,洁白的皮肤离开变了色,一股白烟徐徐升起。
  尹茂英牙齿咬得咯咯响,厉声哀嚎着,惨叫响彻屋际,她凄惨地拼命挣扎惨叫,扭动的身体将刑架挣得咯咯响着……贺可青手一使劲,锋利的铁签穿透皮肤插进了肥嫩的肉里,白烟从破口处喷出,烤化的脂肪和着鲜血汩汩地往外冒,铁签一直插进肉里一寸多,尹茂英仰着头大口吸着凉气,大颗的汗珠布满了面颊。眼看尹茂英要昏死过去,郭桂宏急忙又给她打了一支强心针。

  贺可青拔出铁签,尹茂英白嫩的大腿上留下一个焦黑的深洞,她又抄起一根烧红的铁签,朝大腿的嫩肉捅了进去,尹茂英拼命扭动腰肢,声嘶力竭地地惨叫起来。这残忍的场面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尹茂英的大腿上已经被捅出了十几个黑窟隆。贺可青把目标又转向了尹茂英的阴部,贺可青用一把尖细的小烙铁烙焦了她阴唇和肛门周围的嫩肉,开始把烙铁伸向她敞开着大口的阴道,由于尹茂英是坐在台子上,烙铁只能够到她阴道内的浅近部位,贺可青叫郭桂宏和郭桂香解开她的胳膊,让她平躺在台子上。

  尹茂英已无力挣扎,所以也就不用再固定她的上身,只把她的双手反铐在背后。两个小铁夹紧紧夹住了她的阴唇,一根短短麻绳从她身后绕过,两头各绑住一个铁夹,她的阴道完全敞开着,里面紫红色的肉壁和复杂的皱褶清晰可见。贺可青把手指伸了进去,摸索着找到红肿的阴蒂,一边揉搓一边咬牙切齿的吼着:「现在叫你好好过过瘾!」

  贺可青操起一根烧红的尖细烙铁,缓缓地伸入尹茂英大敞的阴道,一股难闻的腥臭气味升腾起来,暗红色的烙铁触向高高肿起的阴蒂,接触的一瞬间,尹茂英整个下身剧烈地抽动起来,贺可青死死地把烙铁按在阴蒂上,「嘶啦啦」的声音冲入所有人的耳膜,尹茂英「嗷…嗷……」地哀嚎,发出的声音已不似人声,阴部所有的肌肉都在抽搐,忽然全部僵住,一股清亮的粘液「呼」地涌了出来,冲在烙铁头上发出「嘶嘶」的响声,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淫腥的气味。

  原来,尹茂英在残酷的火烙下竟然出现了高潮,泄出了大量阴精。她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潮红,不停地发出「哎哟…哎哟…」的呻吟,大腿的肌肉还不时地抽动一下。贺可青吼道:「骚货,好不好受?」吼完,不待尹茂英反应,已经抄起另一根烧红的铁签,戳进了因肿胀而隆起的尿道口,将灼热的铁签慢慢地插进了尿道……,尹茂英狂嚎一声,头一歪,再次昏死过去。

  几大桶冷水泼下去,郭桂宏给尹茂英打了一支大剂量的强心针,她才呻吟着醒过来。贺可青她们都累坏了,只好撇下在那里痛苦呻吟的尹茂英,休息去了。尹茂英整夜都在痛苦地呻吟,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她实际上只剩了半条命,作为一个女人最为珍视的几个重要器官,已经在白天的酷刑中受到了最残忍的摧残。
  晚上刘敏没有被带出去,就在奄奄一息的尹茂英身旁,被几个看守翻来覆去地轮奸、玩弄,有一次,她们让刘敏躺在尹茂英受刑的台子上,挨着她冰凉的身体,在刘敏身体里疯狂地抽插。刘敏咬牙熬过这漫漫长夜,天明另一班看守来接班时,最后一个奸淫刘敏的看守的肉棒还插在刘敏的身体里。

  天明后,郭桂宏又给尹茂英打了一支大剂量的强心针,贺可青又端来一碗乳汁给尹茂英灌了下去。不知是一夜的休息使尹茂英恢复了一些元气,还是乳汁给了她力量,尹茂英竟完全苏醒了。由于她的尿道和肛门都在酷刑中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她的大小便完全失禁了,木台子上粪、尿和血污混成一片,散发出腥臭的味道。她肿胀的乳房,就象两做被污染的山峰,耸立在胸前。被烫起的水泡破了,向外渗着脓水,两条大腿内侧被烫的象筛子似的,轻轻一动就疼的惨叫。
  郭所长对贺可青说:「别一味的死整了,给她换换口味,用钢丝扎她的奶子吧,挺好玩。」这几天,郭所长正在看一本老小说《边疆晓歌》,对小说里土匪用钢丝刺扎女主人公苏婕乳房的章节很感兴趣。现在,正好在尹茂英身上实验一番。贺可青青筋暴露,狞笑着:「尹姐,昨天好受吗?我今天让知道什么才叫好受!」

  郭桂宏一只搪瓷盘子,盘子里面是长短不齐的钢丝。两个看守把尹茂英的身上架起来,一左一右紧紧夹持住。看到贺可青从盘子里拿出钢丝,尹茂英的眼睛露出了惊恐。贺可青带上一副薄薄的橡胶手套,小心翼翼地捏住尹茂英左侧乳房的乳头,那是她的乳房上唯一还着没烙的地方。贺可青轻轻提起尹茂英乳头,那焦黄色的肉团象个水袋一样波动起来,她捏住尹茂英的乳头,用力搓捻,那嫩红的乳头在刺激下挺起,奶孔都张开了。

  贺可青抽出一根细细的钢丝,只觉右乳钻心的刺痛伴着难忍的奇痒,钢丝从她那无比娇嫩的乳头,顺着奶孔刺入乳房深处钢丝一直插进去四五寸深,贺可青又把一根细钢丝捅进了尹茂英的左乳。当第二根捅到底时,尹茂英疼得全身沁出一层晶莹的汗珠,双乳乳头上各露出三寸长的一截钢丝,贺可青抓住其中一根轻轻地捻动。钻心的刺痛,尹茂英眼前一阵发黑。钢丝直插进奶孔,正触着女人家乳房内部最敏感的神经,极深处高度敏感的神经被刺痛折磨着。

  贺可青继续转动抽插着插在尹茂英乳房深处的钢丝,尖端搅动刺伤着尹茂英双乳最敏感的深层神经。尹茂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这种伴着难忍奇特的刺痛搅碎了。她的乳房虽然昨天被烙的面目全非,但由于烙铁的温度低,并没有破坏她乳房里丰富的感知神经,所有的神经末梢还都活着,相反,这些感知神经对于疼痛的感觉更敏感了,那毕竟是女人身上神经最密集的地方,那种疼痛真是惨绝人寰。尹茂英疼的浑身发抖,脸上的肌肉完全扭曲了,无力地:「啊…疼……疼死了…疼啊……」。汗珠从腮边唰唰留下,下身也湿透了。

  贺可青一边捻搓着钢丝,一边观察尹茂英的反应。尹茂英的脸都疼的变了形,只顾喊疼。她托起尹茂英惨白的脸问:「尹姐,疼不?」

  尹茂英艰难地大口吸着气,嘴里吐出一个模糊的字眼:「疼…疼……」贺可青放开了她的下巴,叫郭桂宏又给她了打一支强心针,就仔细的捅扎起她的另一只乳房来,一个小时以后,尹茂英肿胀的大乳房,就像胸前象挂了两个硕大的血葫芦。贺可青如此残忍的拷问尹茂英,毫无怜悯之心。

  她用沾满鲜血的手揉搓着尹茂英已是光秃秃的阴部,恶狠狠地说:「尹姐,我现在送你下地狱,找我男人去!」然后拿出一个形状怪异的东西,那东西有点像是手电筒,金属的表面发着寒光,圆圆的有擀面杖粗细,二尺来长,头部略大一圈,上面布满小孔,尾部连着电线。贺可青给那东西接上电源,「啪」地打开开关,那东西立刻响起「嗡嗡」的电流声。

  贺可青把那个正在发出可怕的「嗡嗡」响声的东西举到尹茂英眼前晃了晃说:「这是公安最近才从美国进口的子宫电击器,现代科技的结晶,能让你完完全全地知道生不如死是怎么回事,你愿意试试吗?!」

  尹茂英看一眼那可怕的子宫电击器,无力地晃晃散乱的短发,吐出一串模糊的声音:「我…饶了我吧……」

  「饶了你?想得美!我就是要让你见识见识它的厉害!」说着贺可青又按下一个按钮,电击器的顶端「唰」地弹出一根细金属丝。她转动手柄上的一个旋钮,「嗡嗡」的电流声猛地变强,一道蓝色的电弧出现在细小的金属丝之间。随着旋钮的转动,电弧越来越强,在金属丝之间来回跳跃,发出强烈的「劈啪」声响。
  尹茂英泪流满面地哭道:「不…不,饶了我吧……!」几个看守抬来两根碗口粗、丈把长的木杠,一根把尹茂英的双臂平伸着牢牢捆住,一根把她的双腿拉开到极限死死绑牢。贺可青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按住了尹茂英的肚子,用两指分开洞口,用力地将电击器插入了尹茂英的阴道里。

  金属棒进去了大半,贺可青捅了捅,捅不动了,电击器已经插入了子宫,细金属丝已经触到了她的子宫底部。贺可青「啪」地打开电源,电击器的大部分插在尹茂英的身体里,因此几乎听不到电流的声音,只能看到露在肉洞外面的短短的胶木把在微微地颤动。贺可青又「啪」地一声打开了第二极电源,尹茂英的下腹猛地抽动了一下;随着贺可青的手指拨动着旋钮,人们清楚地听到尹茂英腹中响起恐怖的「嗡嗡」的电流声和「劈啪」的电击声。

  尹茂英全身的肌肉猛地抽紧了,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她象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突然「哇…」地狂叫起来,全身用力拼命地挣扎。虽然她的四肢都被紧紧捆住,但她身上爆发出了令人吃惊的力量,八个大汉压上去才勉强控制住了两根木杠。尹茂英四肢挣不动了,下腹和大腿都剧烈地痉挛起来,头不顾一切地来回摇摆,大声呼叫:「啊…啊呀……疼啊……妈呀…疼死我了……」

  贺可青慢慢拨动着旋钮,尹茂英腹中的「劈啪」声响成一片,从外面都能看出来她腹部的肌肉在剧烈地扭动、抽搐,汗水浸湿了她全身,她大张着嘴拼命叫着:「啊呀…不行……疼啊……你们放开…疼死了…………快放开…」

  贺可青的嘴角露出几分得意,显然,尹茂英的痛苦使她十分高兴。她「啪」地关掉电源,并未抽出电击器,俯身看着尹茂英汗津津的脸:「好受吗?」
  尹茂英全身不由自主地发抖。喃喃地呻吟:「疼…疼啊,不……不…」
  贺可青吼道:「妈的,臭娘们,烂庸医,治死人,有你好受的!」说着又狠狠地打开了电击器的开关,并马上把旋钮调到高档。

  尹茂英的身子立刻又「嘭」地绷直了,电击的「劈啪」声在她腹中闷响着,她坚持了一分钟,终于支持不住了,再次惨嚎起来:「疼啊……啊呀…疼啊……停下来…快放开…」

  贺可青这次没有停下来,一边用力把电击器杵在尹茂英的子宫里,一边说:「好,真好受,是吗?!」尹茂英又声嘶力竭地惨叫了半分钟,终于在惨无人道的电击下昏死了过去。几大桶冷水泼下去,尹茂英终于又醒了过来。贺可青见她醒过来,就操起电击器又狠狠地插回尹茂英的阴道,此时,这个女人心里只有仇恨,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可能使尹茂英遭受最大的痛苦。女人哪,真可怕!
  她扳过尹茂英惨白的脸吼道:「臭娘们,烂庸医!你下地狱去吧!!」说罢又打开了开关。这一次电击的强度比前两次都高,尹茂英嘴唇铁青,全身都在不停地发抖,各处的肌肉全部痉挛,尤其是下腹的肌肉拧成了一团,阴道口强直地呈喇叭口状,里面被割成一条条的肌肉向外翻出,还在不停地抖动。插在阴道里的电击棒象被一只无形的手在向外推。贺可青用力顶住电击器,继续调高档位。
  尹茂英全身是汗,圆睁着大眼,脸色发紫,一声接一声地哀嚎:「啊…疼死了……啊……疼啊…饶了我吧……!」忽然,她全身强直,所有的肌肉象同时都僵住了,电击棒被一股抵不住的力量顶出了阴道,「哗」地一股鲜血汹涌地涌了出来,尹茂英嘴角动了动,「哇…」地大口吐出了鲜血,随后头一歪闭上了眼睛。贺可青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从火炉子里抄起一根最粗的烧红的铁棒,猛地插入涌血的阴道。一股血腥的气味顿时弥漫全屋。

  几天后,尹茂英的男人刘汉成接到看守所通知,说尹茂英已经畏罪自杀。由于天气热,她的遗体已经火化,要刘汉成带300钱的火化费,速去取回她的骨灰。

                (完)

[ 本帖最后由 女子色男人好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swyyb 金币 +1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