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那年暑假,我和舅妈】(二)作者:kkn
【那年暑假,我和舅妈】(二)作者:kkn
字数:5795

  刹那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脑袋里面有嗡嗡嗡额声音在响,头脑一片空白,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赶紧先离开这里。

  快速而又十分小心不发出声音地赶紧逃回客厅,就是这么矛盾,既要不发出声音又要赶紧逃离。

  「洋洋,你在吗?」

  没有听到我的回答,舅妈又接连喊了几句,而我坐在沙发上正喘气喘个不停,背后的冷汗都出来了,浴室里又传来几声喊叫。

  我的整个思考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如果真的被发现了,也躲不过去,于是应了舅妈一声。

  「舅妈,我在。」

  话一出口,我自己就发现了不对劲,整个声调都变了,喉咙干渴的厉害,而舅妈或许隔着门没听太清楚,呆了一会才接着说,「你能不能帮我把衣服拿过来一下。」

  当我反复在脑海里重复了几遍以后,才敢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原来舅妈并没有发现我在偷看,一瞬间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舅妈,你要我拿什么衣服啊。」

  「就是一件内衣,在床上放着,我刚才忘记拿进来了,你去帮我拿一下好吗?」
  「哦。」

  尽管在惊讶舅妈竟然会叫我一个大男孩去拿内衣这种女性贴身的衣服给她,但当时只庆幸到没被发现自己做的『坏事』就好运了。

  来到舅妈的主卧打开门进去,这个主卧小时候我和表哥在家里做迷藏的时候有来过,很简洁的一间房间,这么多年没进来过了,这里的摆设布置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一袭粉红色的床单和被套显示出了舅妈那在轻熟女外表下的少女心,好几件款式颜色各异的内衣被随意地丢在床上,我走到床边一件件地拿起来观赏。
  之前说了,我妈自己的内衣、内裤款式都很老式那种,我看过一次以后就再没有欲望去偷看了,而舅妈的则不同,蕾丝的、低胸的、前胸扣的应有尽有,让我没想到的是连丁字裤都有,关键部位只是巴掌不到的一片小布,再加上两根细绳。

  想象一下这样诱惑的丁字裤穿在刚才舅妈那火辣丰满的身体会是什么样子,光是这样想想,我的小弟弟就差点要把裤子捅破了。

  放在鼻子上仔细地闻了闻,并没有什么小说中所说的那种骚味,应该都是刚洗过的,又想到舅妈还咋浴室里在等我送内衣过去那,呆久了肯定会让她怀疑的。
  但看着这满床的内衣我却犯难了,刚才舅妈也没说清楚到底是要拿哪一件,我又不好意思再跑去问她这么尴尬的问题,干脆就按照自己的口味拿一件好了。
  我从中挑了一件蕾丝超薄的款式,性感中又不失庄重,这个胸罩好像还是聚拢型的,如果身材够好的话,绝对是诱人至极。

  当我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鬼使神差地把那件黑色丁字裤也一起带上了,万一舅妈要是连内裤都没带怎么办,还得回来拿一趟,当时我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拿着内衣、内裤来到浴室外敲了敲门,「舅妈,我给你拿过来了。」

  「哦,你等下我马上就来。」

  我原打算是挂在外面的把手上让舅妈自己开门来拿的,没想到竟然是她自己要开门亲自来取,大概是担心掉下来会弄脏吧,心里又开始期待起了待会儿舅妈来开门会怎样一副美丽画面。

  没过多久,舅妈又喊了一句,「我来了。」,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原以为会是只开一条小缝递进去给她,没想到舅妈直接开了一道口子,把头露了出来,人则躲在门后面,这种所谓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其实会更加让人诱惑和浮想联翩。

  「辛苦洋洋了,我都忙糊涂了,连内衣也没拿就进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浴室被热水冲久了的关系,舅妈此刻的脸颊上红扑扑的,像一个小女孩一样,皮肤水嫩的好像能掐出水来,我看得都有点走神了,直到她又叫了我一声,才慌里慌张地把手里的内衣内裤递进去给她。

  她接过去以后并没有马上把门关起来,而是拿在手里查看了一番,当她从中发现了那件黑色丁字裤的时候,我差点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舅妈略带羞涩地拿起那件丁字裤问,「怎么连这个也拿过来了。」

  我一下答不出话来,又怕被她误会,只能实话实说,「我,我怕你没带,就一起拿过来了。」

  说完,整个人脸热辣的厉害。

  舅妈笑着看了看我,大概是我当时的表情实在太好笑了吧,「洋洋真体贴,我去换衣服了。」

  夸了我一句以后舅妈就把门关上了,而我还站在原地,脑袋一阵晕眩,感觉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都像做梦一样。

  大概又过了有十多分钟舅妈才从浴室里出来,这次她的外衣换成了一件普通的家居服,去倒了杯水又坐在我的身边和我看起了电视。

  闻着身边传来的阵阵沐浴露的香味,看着那犹如出水芙蓉的舅妈,我突然想到,刚才拿给她的黑色丁字裤不知道有没有穿上。

  就只是这么一幻想,弟弟就有了抬头的趋势,吓得我赶紧拿手遮住,舅妈转过头来好奇地看了看我,「怎么了,捂着肚子干嘛,是不是不舒服呀。」

  我哪里敢说出实情,「没有,就是肚子有点饿,我去拿点吃的。」

  赶紧找个个借口打算先离开这里,避免被舅妈发现尴尬。

  谁知道舅妈直接拉住了我说她去煮东西给我吃,肚子饿吃零食不好的,就这么走去厨房忙活了。

  当舅妈走后,我一面怪责自己的弟弟不争气,就这么大脑想想都受不了,害我差点出丑,另一方面也在骂自己,舅妈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想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对得起她吗,这番检讨事后证明确实是没有用的。

  没过多久舅妈就煮好了一碗面给我吃,虽然肚子一点也不饿,但还是要装作很饿的样子吃的很开心。

  「好吃吗?慢点吃,不够的话我再煮。」

  「唔,唔,用,共了。」

  急得我嘴里吞着面连连摆手,那模样让舅妈笑个不停。

  就在我们两个边吃边聊的时候,响起了一声钥匙拧动门锁的声音,「应该是磊磊回来了,我去看看。」

  说完舅妈就往大门门口走去。

  「磊磊,你回来了,吃饭了没。」

  「嗯。」

  对于舅妈的关心,表哥只是很冷淡地嗯了一声。

  可舅妈似乎并不在意,或者是习惯了,「洋洋也来了,在厨房吃东西那。」
  「啊,洋洋来了,洋洋!」

  表哥一听到我来了,整个人的语气跟变了个人似的,在门口就大叫了我一声,我急忙应了一声,「表哥我在这那。」

  话音未落,他就已经来到了厨房。

  兄弟两个这么久没见自然是有一大堆的话要说,舅妈也很识趣,知道自己在一旁的话,表哥肯定会不高兴,就走去了客厅,留我们两个在厨房这里单独聊天。
  「嘿,你这臭小子这么久也不来看我。」

  说着就用力地拍了我一下,「呦,不错啊,肌肉都练起来了。」

  「那当然了,我可是学校的篮球主力,全场篮板、三分哪个不是我拿分,分分钟让他们做俯卧撑。」

  一见到表哥,我一下没了在舅妈面前的拘谨,整个放了开来像往常一样吹起了牛皮。

  「洋洋、磊磊该睡觉了,很晚了。」

  聊着聊着都忘了时间,舅妈走过来提醒我们该睡觉了,随便把我吃面的碗筷收走。

  「真烦,走,跟哥一起睡去,去我的房间。」

  表哥似乎是故意要说给舅妈听的,说话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压低,我想她是听到了的,心里为她感到委屈,却不好说什么。

  跟着表哥进了他的房间,和以前相比确实是变化很大,有很多的漫画书、游戏光碟、游戏机之类的,对于我来说,整个就是天堂。

  「哥,你这么多的游戏玩的过来吗?」

  书柜上那一排排放置的游戏盒子让我咋舌不已,光是这游戏的钱都不知道要花多少了,还要去玩的话,估计得一天玩的晚都要一个月时间才能解决掉。
  「随便了,爱玩的时候就玩,不玩就放在那呗,反正也可以存档,哎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一大早就来了,你在外面都在干那,到现在才回来,舅妈还一直给你留着饭菜那。」

  听到我提到『舅妈』两字,表哥的脸色一下变得复杂起来,「不需要她假好心,她的东西留着自己吃吧,我死也不会吃的,和她人一样脏。」

  我一下没听懂其中的意思,迷茫地看着表哥,他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好了,别说她了,来,好久没玩了,先来一盘实况,都出续作了。」
  一听到玩游戏,后面我也没想太多了,反正他和这个『新妈妈』关系不和也不是第一天了。

  我和表哥从小就喜欢看日本的动画片《足球小将》,无论是大空翼的倒挂金钩还是立花兄弟的双人飓风都曾使我们深深着迷。

  后来游戏机开始盛行起来,一些足球类的游戏也可以在上面玩了,表哥立马就买了过来,我和他还曾有连打一个通宵的记录那。

  我平时玩电脑网游居多,这种电玩已经很久没接触了,玩到中间的时候我突然肚子痛了起来,要求暂停比赛,出去先上一下厕所,走出表哥的房间,客厅里已经没人了,看来舅妈已经去休息了。

  当我进了浴室解决完肚子问题要回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心脏骤然猛地跳动了一下,往洗手台一边的地板看去。

  果然在这,刚才舅妈洗澡后所换下来的内衣、内裤,喉咙一下子变得干渴起来,咽了一大口口水,头脑发胀地走到浴室门口把门反锁了起来。

  回到那个盛放着舅妈贴身穿着的衣物的脸盆前,感觉整个人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扑通扑通地跳的厉害,而下体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勃起。

  蹲下来手往脸盆里的衣物伸去,这个过程整只手都是颤抖的。

 舅妈之前身上所穿的内衣、内裤并不像她床上所摆放的那些内衣裤一样性感
  诱人,而是更偏向于传统类型的,内裤也是全棉的,鹅黄色的,上面绣了几朵小花,像是小女孩才会穿的那种。

  但我只要一想到这内裤是刚才舅妈一直穿在身上的,而且还是对着她身体某个特殊部位的,就已经足够让我的老二为之敬礼。

  将那条鹅黄色内裤对着头顶上的灯管仔细看着,并没有发现小说里所描写的湿嗒嗒的印记,不知道是不是被布料的颜色所遮盖了。

  放到鼻子上闻一闻,是有些味道,但并不是什么骚味,很难形容。

  做完这两个举动,我的老二已经开始向我抗议了,它已经完全勃起变硬了,要出来透气。

  迅速地把裤子脱下,左手用上那熟悉的力道握住肉棒,感觉随时都会爆炸的样子。

  当手握住肉棒的时候,左手习惯性地开始撸动,以疏解那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刺激,一边撸着肉棒一边闻着舅妈的内裤,闭上眼睛开始回想着偷看舅妈洗澡的一切,她的大腿、她的屁股、她那迷人的笑声、还有那随笑声而起伏的傲人上围。

  对,我想操她,我想用力操她、狠狠地操她,这时候什么伦理、道德都被扔到了一边,尤其是『舅妈』的这一身份更是大大刺激着我的神经和老二。

  「啊!不行了,我要射了,舅妈我要射给你,骚货,全部射给你,射满你整张脸。」

  心中就这样呐喊着,左手的力道和撸动的速度都加重起来。

  「噢!射了,射了,全部吞下去,你这个勾引外甥的贱货。」

  身体中躁动的青春就这样随着对舅妈肉体的幻想从肉棒的马眼中喷薄而出,抖动了十几下才停下来,量多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射精过后,是精神的空虚和肉体的疲惫,但我的内心却没有丝毫的愧疚和后悔,我知道我已经就此打开了一扇关不上的欲望之门,这个暑假住在舅妈家的日子将不会向往常那样平静。

  回到表哥房里的时候,他正在一个人玩COD,在游戏里拿着步枪冲锋陷阵。
  「你去干嘛了,上个厕所都这么久,等你半天,还想出去找你那,掉马桶里去了。」

  「啊,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刚才一直拉肚子,拉了半天。」
  「怎么突然拉肚子,没事吧,我说吧,那个女人做得东西不能吃,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吃。」

  我假装着捂着肚子坐到了床上。

  「不关舅妈的事,是我来的路上吃了路边摊,可能是那些东西不干净,拉完以后现在好多了。」

  「哼,随便你怎么说,她做的东西我是不会吃的,你要吃就自己去吃吧,还玩不玩了。」

  可能是看我帮舅妈说话,刚才还一直对我很热情的表哥变得有些生气起来。
  「不玩了,我还是先睡觉吧,太困了,肚子还有些不舒服,我回去了。」
  「嗯~那也好,你自己注意点,不舒服要赶紧说。」

  可能是考虑到自己玩游戏会影响我的睡眠,表哥并没有阻拦我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语气上也变得和蔼了很多,毕竟我们两个的关系不至于为了一两句话而生气。

  当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时,虽然由射精所带来的困意不断涌来,但是一想到舅妈那火辣的身材和迷人的笑容,就让我那刚刚才射过精的肉棒又有些要『起立』的念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就睡着了。

  「咚咚咚……咚咚咚……洋洋起床了吗?该起来吃早餐了,起床了。」
  「哦!好,马上起来。」

  「快点哦,早餐都要凉了。」

  我摸出手机看了看,哇!都已经快九点了耶。

  看来昨晚真的是消耗太大了。

  穿好衣服简单地到卫生间洗了个脸就去厨房吃早餐了。

  「昨天累坏了吧,拿着这么多行李过来,睡到这么晚才起来。」

  「啊、啊,对啊。」

  我听到舅妈说到『累坏』的时候被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
  「那好吧,你先吃,不够的话厨房里还有你自己拿,我先去洗衣服。」
  说着舅妈就离开了餐桌,往浴室走去,应该是拿她昨晚换下来的内衣裤去了。
  我发现自己的内心开始越来越躁动不安了,只是刚才和舅妈说了那么几句话、听见她的声音,我的老二就有点抬头的迹象,这可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洋洋。」

  「哎。」

  舅妈从卫生间里出来突然叫了我一声。

  「昨晚、你有去卫生间里洗澡吗?」

  「……,没有啊,昨晚太困了,和表哥玩了几局游戏以后就去睡觉了。」
  我被舅妈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糊里糊涂的,当看到她手里拿着昨晚盛放着她的内衣、内裤的脸盆时,才联想到她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哦,这样啊,那你继续吃吧,我先去洗衣服了。」

  看着舅妈离开后我越想越不对劲,无缘无故怎么会问我昨晚有没有洗澡这样的问题,刚才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

  但我昨晚用她的内裤撸完以后确实把地板上的精液都清理干净了,应该不会有什么痕迹才是。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舅妈洗完了衣服又走到了厨房来。

  「洋洋,要不要和舅妈一起去超市买菜。」

  「好啊,刚好可以买零食。」

  「你就知道吃。」

  舅妈好笑地白了我一眼。

  虽然舅舅赚了这么多钱,但是家里却没有请佣人来帮忙,家里上下的卫生打扫、做饭洗衣都是舅妈一个人在做。

  听妈妈说舅妈是一个非常节省的人,花钱从来也不会大手大脚的,舅舅赚的钱她基本都存起来了,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在妈妈眼里她要比洋洋的亲生妈妈还要亲的多。

  也正像我之前说的,虽然舅舅家的钱不少,但是舅妈出门却从不开车,一个是节省油费,另一个是,她不会开车。

  所以平时出门她都是骑一辆电瓶车出去的,谁也想不到平时在马路开着电瓶车的家庭主妇,却是一个身家不菲的贵妇吧。

  「来,洋洋,你坐后面,超市离这里有点远。」

  当我坐上舅妈的电瓶车开始发动以后我就开始后悔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