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春水向外流】(二)作者:杉
【春水向外流】(二)作者:杉
字数:5549

                (二)

----------------------------------------------------------------

  「想死我,宝贝儿。」

  「你别说话了,小声点,别被人听见了。」

  「不说话是吧,那我就好好滴干你。」

  「嗯~」

  「骚屄,真欠操,昨晚你老公没操你吧。」

  「他想操,不过我没给他,你慢点,有点疼。」

  「你水有点少,我帮你揉揉先。」

  两个平时在讲台上道貌昂然的人民教师,现在竟然躲在学校的厕所里白日宣淫,而这一切又都被自己班级的学生在隔壁间听了个正着。

  「妈的,真骚。」

  季高飞点了点头回复了一句:「上个星期还叫我爸过来,那逼模样装的,原来是欠操的骚货。」

  平时季高飞就对这个班主任李雅看不太爽,人凶巴巴的整天板着张脸,人虽然长得还算不错,但这性子直接就是负分差评。

  「好了,差不多了。」

  「嗯,你进来吧。」

  一听到那充满诱惑的『发令声』,季高飞和阮俊浩两人把耳朵都竖了起来。
  只听见一声轻哼,隔壁的隔间开始传出有节奏的肉体撞击声,时而轻缓时而快速。

  季高飞的手掌已经不自觉地摸向了自己的裆部开始撸动起来,而阮俊浩的情况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同样是手抓着鸡巴,要不是有季高飞在,他都想要脱裤子好好撸一发了,这种现场直播哪里起找。

  李雅应该是怕被人发现,刻意地把自己的呻吟压得死死的,就是在隔壁这么近的距离阮俊浩两人也只是听到很轻微的哼哼声。

  现在的阮俊浩和季高飞两人真是痛苦的要死,这眼看着马上就要下课了,而隔壁的李雅和奸夫钱学明两个还在瞎搞,自己这马上就要下课点名了。

  就在这时厕所的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听声音是高跟鞋。

  不止季高飞和阮俊浩,连李雅她们两人也吓得停止了动作,静静地等待着外面那个神秘人的到来,到底会是谁呢。

  当外面的来者进入后极快速递挑选了一间隔间,接着就是一阵脱裤子和排尿的声音,等她解决完后迅速地离开了厕所,看样子应该不是韩茹曼。

  而在她走后没多久,李雅她们那边也响起了一阵急急忙忙的穿衣声,看来刚才的不速之客已经把他们的性趣都搅没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女厕,季高飞和阮俊浩也是后脚跟就跟着离开。

  这一节体育真可谓是惊心动魄,只是没等来韩茹曼,反而撞见了班主任李雅和代课英语老师钱学明的奸情,不知道算不算倒霉。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李雅将钱学明拉到一个拐角里,钱学明一下没反应过来,但随即脸上就出现淫荡的笑容:「这么快就想要了,刚才没喂饱你吧,放学以后再开房好了,这里可不行。」

  「去你的,我是要问你件事。」

  「哦?!什么事啊非得现在问。」

  「你是不是对韩茹曼打什么坏主意?」

  「冤枉啊,你听谁说的,我对她能打什么主意,我的主意不都在你这吗?」
  「少给我来这套,我还用听人说,刚才进办公室的时候,你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就盯着人家韩茹曼的屁股看,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那是、我那是……,我是要打水,刚好她也在,就刚好看到那个地方,只是你进来的时候又碰巧看见了,你误会了。」

  「最后是这样,让我知道你还敢找别的女人,我就要你好看。」

  没想到一向对学生严厉的李雅,对待情夫的方式竞和对待学生的一样,这一刻钱学明才明白那句网上流传的真言,不要和上了年纪的女人玩感情,被她们缠上你就麻烦了。

 原本像钱学明这样的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和李雅这样已经有家有室的三十多岁
  的人妻在一起不过是玩玩而已,但看样子,李雅对他钱学明显然是动了一些真感情了。

  「你这算不算是吃醋啊。」

  「去你妈的,我只是要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准三心二意,要不然你关我屁事。」

  「嘿嘿,我懂我懂,我就喜欢你一个,还要和你偷一辈子的人呐。」

  李雅脸色转嗔为喜,拍了一下钱学明。

  「你说韩茹曼在外面是不是也有男人?」

  「这么关心她干嘛,还敢说自己没打她的主意。」

  「你看你,我就顺嘴问问,好,我不说行了吧。」

  「怎么?生气了。」

  钱学明摆出一副因李雅不信任自己而生气的模样。

  「行,那就算我错怪你了,我看韩茹曼这小骚货也不会那么简单,肯定在外面也在偷男人。」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钱学明被李雅的话勾起了兴趣。

  「废话,她男人都那样了,她不离婚也不找男人,不是守活寡吗?我就不信她忍得了。」

  钱学明这时才想起来关于韩茹曼老公的传言。

  据说韩茹曼的丈夫是一名刑警,在一次放假休息的时候路过一个地方,刚巧就看到一名抢人钱包的歹徒,直接就是上去抓人,在搏斗的过程中不幸受伤。
  最后群众一起制服了歹徒,但他自己也倒在地上没能起来,最后送往了医院,记者闻讯赶来,以为是英勇市民,调查之下才知道是英勇刑警,最后还在地方报纸上进行刊登赞扬。

  只是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小道消息,据医院的某个护士口中流传出来,那名制服歹徒的刑警身上其实并没有受什么重伤,而是不幸把男性生殖器官伤到了,这才倒地不起。

  想想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刑警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一个普通歹徒给伤到倒地不起那,除了那个任何男人都脆弱的部位受伤以外,实在是想不出别的理由。
  只是这也只是属于八卦新闻,谁知道是真是假,也没有哪个吃饱了撑的会去查这种事,只是对于那些别有居心的人来说,或许是件好事,比如钱学明。
  「原来是真的。」

  钱学明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啊!…,没有,我是说,连你这样老公还好好在家的都忍不住,她当然不可能啦。」

  「去你的,你这是不是在骂我?」

  「没有没有,哪敢呀,我的女王大人,快别说了,该下课了,我先回去,你待会儿再进去。」

  而另一半的季高飞和阮俊浩也在讨论着这节课所遇到的倒霉事。

  「真他妈没想到,欸你说,这可真看不出来,那个母夜叉竟然是这么个骚屄,在学校里就发浪,刚才真他妈该偷拍下来,以后考试就不愁不及格了。」

  季高飞一想起刚才的班主任李雅的那幅淫荡样子就有说不完的话,虽然他的嘴里对李雅骂骂咧咧的,但从他的眼睛中还能看出一丝欲望的火焰。

  「你他妈以为拍AV那,这么近距离偷拍,当两个人都是瞎的,抓住了看你怎么办。」

  「怕她个屌,她还能处分我们,理由是什么?难道是季高飞、阮俊浩无意中转破自己班班主任李雅与钱什么的奸情吗?」

  当季高飞说完,阮俊浩不由得被他逗得捧腹大笑,这罪名要是成立,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那也没用,你拍了她,你自己又怎么解释,怎么会出现在女厕所里?到时候说出来大家一起死。」

  季高飞刚才当然只是说笑而已,又骂了李雅几句。

  「不过真想不到她竟然会和那个什么……。」

  「钱学明。」

  「对,钱学明搞在一起,那小子好像也在去年进的学校教书吧,该不会是一进来两个就勾搭上了吧,现实版的西门庆和潘金莲啊。」

  「呦!不错啊,还知道西门庆和潘金莲那,季六十。」

  季六十的外号是从李雅那里得来的,一次课堂上某位男老师毫不留情地在全班人面前嘲讽季高飞,这个学期一门功课能得六十分就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为此,季高飞还和那个男老师大吵了一架,由于男老师语言不当后来被调离了季高飞他们的那个班级,但这个六十分的笑话却没有随他一起离去,而是被死党们拿来调侃他用。

  「我怎么不知道,看水浒传电视剧的时候最喜欢看的就是这段,那潘金莲也是一个骚屄,不过我喜欢。」

  「切,你充其量也就是个武大郎,还是已经躺在床上等着喝药的时候的。」
  「操你妈的,要不要现在找个地方把裤子脱了比一比。」

  「滚滚滚,还说我基佬,你就是个大玻璃,不过你别说,那个韩茹曼的老公据说真的是个武大郎,至少在那方面是。」

  「韩茹曼的老公是武大郎?这是什么意思。」

 随即阮俊浩把自己偶然间从女生那里听来的有关韩茹曼丈夫下体受伤的传闻
  告诉了季高飞。

  「卧槽!真的假的!这要是真的,那她老公也太倒霉了,做好事还没好报哪。」
  「切,谁知道啊,那些女生说的八卦能信的?」

  「不不不,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真有可能。」

  「为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韩茹曼每次上课穿的衣服都越来越骚了。」

  「哎!!好像是哎,你不说我也没注意,刚才我上去写题目的时候才注意到她穿的裙子还挺短的。卧槽,我也算是服了你了,观察入微,牛。」

  阮俊浩冲季高飞竖了一个大拇指。

  「那你说她有没有可能和李雅那个骚货一样也在外面找男人。」

  「这个谁知道,又不是所有女人都和李雅一样骚。」

  「如果她要来找我就好了,那真爽死。」

  「就你这只童子鸡,三秒就被人吸干你信不信。」

  「操你妈的,三秒也是爽,你裤子都没脱就秒射了。」

  两人又一路打打闹闹回到了操场。

  「老公,我回来了。」

  韩茹曼刚进家门就冲着家里喊了一句,身边的小孩兴冲冲地往客厅里的电视跑去。

  这是韩茹曼和她丈夫秦向东的儿子,十一岁了,好在他们的还在在那次事故发生之前早早就生了下来,如果后面迟点再要孩子的话,恐怕他们秦家就要绝后了。

  此时的秦向东就坐在书房里,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自从那件意外发生以后,他就被转调为文职,平时没事就会马上回家,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多呆。

  因为他觉得好像每个人都知道他身体的秘密,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带有怜悯,连自己的同事在那里窃窃私语时都会被他认为是在议论自己,只有一个人躲到了书房里才能暂时不去想这些。

  这么些年来韩茹曼也已经习惯了,她尽量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每次都会特别开心地回到这个家,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尽量不去触碰丈夫秦向东的伤口,这么做也是为了能给儿子秦文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在儿子秦文的记忆里,自从自己三年级那年开始就再也没见过爸爸笑了,找他玩游戏也只是推说要忙工作,父子俩的沟通一个月下来也没有几句。

  久而久之秦文也不敢再去找爸爸玩了,她更加依赖起妈妈韩茹曼来。

  「咚咚咚…,咚咚咚……老公,我能进来吗?」

  见书房里没有回音,韩茹曼还是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她早就习惯了丈夫这种无声的生活。

  刚一进去,书房里黑漆漆的,大白天的秦向东却把厚重的窗帘捂的严严实实的,不透一点光进来。

  韩茹曼不敢去拉开窗帘,只好稍微开了盏较暗的日光灯。

  这时背对着韩茹曼一动不动坐在转椅上的秦向东用手挡了挡眼睛,这灯光让他感觉到难受,只有黑暗,只有黑暗才是他习惯呆的地方。

  韩茹曼小心谨慎地把门带上轻轻走到秦向东身边:「老公,菜煮好了,该吃饭了。」

  秦向东没说话,只是简单点了点头。

  「上个星期小文学校里要举行作文比赛你还记得吗?刚才他回来的时候就告诉我,他得了第一名哎!」

  对于这个值得高兴的消息,作为父亲的秦向东还是没半点表示,挡着自己眼睛的左手捏了捏拳头,看样子好像有点生气了。

  「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小文都在外面等着了。」

  韩茹曼拉着丈夫的胳膊说道。

  在秦向东刚放下手打算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却像是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脸上露出震惊转而变为愤怒,一把用力地抓住韩茹曼的手臂向她逼迫说:「为什么!为什么要穿裙子!谁让你穿这种裙子的!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原来是刚才秦向东看见妻子韩茹曼穿了一件短裙一下大受刺激,就是这么一件普通的短裙,秦向东就开始对妻子横加猜测。

  自从他出事以后,妻子的穿着打扮都必须是要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就是炎热的夏天也不能穿多露一点肉的衣服。

  「没有,我没有,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在外面找男人是不是,我是个废物嘛,你这个贱人,你说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找野男人了。」

  「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前几天把裤子刚好都洗了,没长的裤子穿了,才穿这条裙子。」

  其实在秦向东出事以后,他们夫妻两人也找了很多医院和名医来看丈夫的这个病,但化验、治疗没少做,药也没少吃,结果就是不起作用。

  直到现在秦向东还是不死心在吃着昂贵的进口药,家里除了日常的开销以外,真的是没有多余的钱供韩茹曼享受的了,她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进过大商场买衣服了。

  「你是不是看我成这样,就像自己在外面再找一个,丢下我这个废物,是不是!」

  「我没有,你要我说几遍你才信那,我要是真是这样的人早在你出事的时候就带着小文离开了,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相信我!」

  即使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气,被丈夫怀疑、逼急了的韩茹曼终于也忍不住爆发了。

  秦向东这时才松开了紧抓着妻子的手,他像一个无助的小孩一样,抱着头蹲到了地上痛哭了起来,韩茹曼看着他那样子心里一阵一阵的绞痛,这还是当年那个飒爽英姿的刑警丈夫吗。

  在吃过中饭后,秦向东又躲进了专属于自己的那间小书房,而韩茹曼则在收拾着碗筷。

  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喂,是秦太太吗?」

  「啊,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哦,我是协何医院泌尿科的主任,我姓孙。」

  「哦哦!是孙主任!我可算是等到您了,我先生的事您都知道了吧。」
  这个孙主任是市里一家有名男性治疗医院的主任大夫,在男科方面可以说得上是国手。

  之前韩茹曼好几次去找他想咨询丈夫的病情,但他不是出国考察了就是在别的外省医院进行交流,来来回回四五趟都没遇上。

  最后一个护士看她这么执着,怪可怜的,就帮她把之前的病例留下,说是等孙主任回来就第一时间帮她交给他。

  「关于你丈夫的病情我已经从之前你给的那份病例上看到了,也听说了你丈夫的事,他是人民好警察,我们做医生的肯定不能让这样的好人受苦。」

  「谢谢您、谢谢您孙医生。」

  「你也别急着谢我,我现在也只是看到了病例的大概,还不好说,具体的病情还要你带着你先生一起来医院,再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我才能确断,你看你和你先生什么时候有空?」

  「有的有的,都有空都有空。」

  「那好那我们就约在明天下午,你们到时候就来医院找我。」

  韩茹曼再次千恩万谢,才挂断了电话,这种数不清的黑暗日子在她的心里好像终于见到了一丝光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