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妹在隔壁】(第37章)作者:单身白菜
【妹在隔壁】(第37章)作者:单身白菜
字数:6749


            【第三十七章接吻大赛】

  悦灵被我的举动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突发的意外情况让悦灵一时懵住了。隔了几秒钟,她才明白过来,急得连忙低声吐气向我偷偷喊着:「你!你疯啦!!!」。
然后又斜眼看着台上兴奋的餐厅经理。

  「有什么嘛!你是我的女友,参加接吻大赛也没什么的啊!来吧,跟我走!」我说着,从座位上走出去,拉起了悦灵的手。附近几桌用餐的客人微笑着向我们鼓掌,悦灵只好缓缓站起身,脸上也挂起了不自然的微笑。

  「喂!会被人看到的……」悦灵说出了自己心里一直的担心。

  我故意卖弄着,向周围的客人们招着手,低声对悦灵说:「看到就看到!你本来就是我的人,我死也拖着你跟我一起!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悦灵听我这样说,心头一激动,眼眶瞬间红了,竟然捂着嘴轻轻哭了一声。
  「喂!喂!别激动啊!大家都看着我们呢,你要是敢哭出来,看我不打死你!」我故意装作很凶的样子吓唬着她。

  悦灵马上破涕为笑:「你个傻逼!干嘛说这种话,从小到大,你到哪我没跟着你!不就是接吻大赛么,谁怕谁!」悦灵说着,站起身来,抹了一下眼睛,一把抱住我的胳膊,靠在我身上,和我一起向台上走去。

  此时台上已经挤满了五对情侣,我们上去之后就变成六对了,之前拿着牌子的两个女服务生只好先下台去给我们大家让地方。台上的餐厅经理一边欢迎我们上来,一边兴高采烈的说:「呀………今天一共六对情侣参赛,以往我们三对就可以开赛了呢,今天的接吻大赛真是盛况空前啊。」

  之后,餐厅经理又重复了一遍比赛规则,然后就开始询问每个参赛者的感想。
  法国情侣说了一长串听不懂的话,半中文半法语,还掺了几句英语,不过看起来兴致很高。那对办公室情侣则一本正经的表示,自己只是来凑个热闹。欧洲男孩对自己的力气很有自信,说抱着自己的华人女友接吻一点问题都没有,能坚持很长时间。华人情侣则志在必得,说不会输给擅长接吻的法国人。那对女同性恋看起来似乎很烦恼,说没仔细听规则就上来了,不知道这种脚不沾地的接吻能坚持多久。

  终于,麦克风传到了悦灵的手上,餐厅经理说道:「请我们的红衣公主谈谈参赛的感想吧。」

  悦灵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那个………我虽然很笨,但有我哥在,说不定能赢。赢了是不是真的免掉饭钱呀?」观众听到悦灵这样说,哈哈大笑,餐厅经理也忙不迭的说:「当然!当然!赢了的肯定免掉饭钱!」说完又把麦克风递给了我。大家听到悦灵管我叫哥,以为只是情侣间的昵称,也并未在意。

  我拿着经理递过来的麦克风,看着悦灵说道:「其实我只是想趁机吻你而已啦。」悦灵笑着拍了我一巴掌。

  在一片起哄声中,餐厅经理让我们每对情侣在一分钟内商量好战术。悦灵突然表情严肃的转向我,问道:「哥!你能抱动我不?」

  我拍了拍胸脯:「当然能,我从小就抱你啊,你的体重估计就我最清楚了,抱你多长时间都没问题!」

  悦灵又说道:「规则是女孩不能落地,嘴唇不能分开五秒以上。这样的话,接吻应该不是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别让我掉下来。」

  我说:「嗯!我们俩如果有人喘不上气来,就拍对方三下,连续拍三回,也就是一共九下,九下拍完之后,就松开两三秒,然后继续接吻。」

  悦灵点点头:「嗯!那等会开始后,我跳到你身上去,腿缠你腰上,你千万站稳,别让我掉下来!」

  我看了看悦灵的裙子,说道:「短裙子啊,不怕走光么?」

  悦灵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短短的红裙子,狠了狠心:「就这一次啦,走光就走光。你老妹的内裤不值钱啦,谁愿意看就给他们看看吧!你等会抱我紧点就没事了。」

  我笑着说:「喂!谁说你的内裤不值钱,等了你十几年才把你内裤脱下来,我还舍不得给别人看呢!」

  悦灵噗嗤一笑:「要点脸不!我是你妹耶!」

  这时,餐厅经理突然发话:「各位情侣朋友,准备好了吧,现在开始倒计时,当我数到零的时候,大家就可以开始接吻了。」说完,开始从十慢慢倒数。
  我双手轻轻扶着悦灵的腰:「妹妹,我就这样站着你能跳上来不?要不要蹲下?」

  悦灵摇摇头,两手扶着我的肩膀:「不用!你给我乖乖站好,底盘就全靠你了!剩下的交给你妹妹!」

  我笑着说道:「悦灵,我已经等不得了,想吻你啊。」

  这时,餐厅经理已经倒数到了数字二。悦灵甜甜一笑:「哥!妹妹来了!」说完在原地弹跳了两下,我站好步子,朝她点了点头。悦灵轻轻一跃,这丫头不愧是篮球妹子,随便一跳都有半个人高。她双手紧紧扶住我的肩膀,从空中准确的落下,双腿一下盘在我腰间,两脚迅速的交叉在一起,两条大腿牢牢锁住我的腰部。我的身子稍微晃了晃,两只手十指叉在一起,稳稳的托住了悦灵的屁股,两个手臂还顺势揽住了她的短裙,避免她走光。

  悦灵身子微微向前倾着,双手抱住我的后脑,低头看着我。悦灵双腿盘在我腰间,我几乎要九十度抬头才能和她面对面。悦灵拍了拍我的脸蛋:「哥!妹妹要吻你啦!」

  我稳稳站好,对悦灵说道:「亲妹子快吻我!哥等不及!」

  悦灵低下头来,抱着我的头,深深的吻了下去。在接触到妹妹嘴唇的时候,我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只听到耳边响起观众们的一片乱七八糟的叫声,还有餐厅经理打口哨活跃气氛的声音。可是我没没想到,闭着眼睛站着接吻,头是会有些发晕的,我的身体不自然的晃了两晃,差点要倒,于是我马上半睁开了眼睛,用余光扫视着周围,调整着自己身体的平衡。悦灵见我晃动,更加紧紧的抱着我,几缕头发垂下来,扫在我的脸上,发出淡淡的香味。

  这是我和妹妹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接吻。由于兄妹关系不能暴露,所以我和悦灵虽然明确了情侣关系,但却一直没有见光的机会。就连上次在悦灵的学校,被她的同学们看到后,她也从来没有正经提过我的事情,她甚至不敢和她最亲密的朋友提到我这个哥哥。虽然我们兄妹相恋只有短短的几天,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俩差不多是心照不宣的,那就是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恋情。悦灵之前的表现也足以说明她是很怕我们之间的关系公开的,甚至和我在同一间屋子里时,她被进屋的父亲吓哭过。所以,这次鼓足了勇气当众接吻,向这些陌生人展现恋人身份的机会,对于我们俩来说,可谓是弥足珍贵。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是无关紧要的比赛,悦灵妹妹仍然吻得很投入。她紧紧的抱着我,舌头在我口中主动的缠来绕去,双腿牢牢的夹在我腰上,甚至让我感到有点痛,她的身体自然的扭动着,虽然在动,但却并没有影响我的平衡。妹妹的鼻息越来越重,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她心跳的不断加快。她的唇在我的唇上摩擦着,舌在我的口中搅动着,闭着眼睛,似乎忘掉了一切烦恼,专心的享受着眼前的幸福时刻。

  「啊,我们的百合选手,两位小姐都已经双脚落地了,真遗憾。请在旁边等候一下。等比赛结束会有纪念品赠送!」旁边的餐厅经理已经宣布了那对同性恋情侣的失败,看来两个女孩子做这种接吻还是比较有难度的啊,力气不够,抱不住,坚持不了多久。而我抱着悦灵相对来说就轻松了不少。因为从小就和她一起长大,所以没少抱她,就连她长大之后,也经常和我打打闹闹,摔来摔去,加上我现在抱她的姿势很舒服,所以几乎感觉不到有多累,悦灵会协助我掌握平衡,所以我抱着悦灵比扛着一百多斤的米袋子要轻松许多。加上悦灵体贴的深吻,又香又甜,又嫩又软,舒服得要命,就算是稍微受点累,我也绝对忍得住,这样看来,还真就有希望赢。

  悦灵妹妹还在一心一意的狂吻着我,我则在半开的眼角余光中偷瞄着四周。台下的观众们不停的起哄,有的笑得前仰后合,有的一直在鼓掌,给台上的选手加油,还有几个外国小伙子专门给我和悦灵加油,不用说,一定是看上我抱着的这个可爱的红衣公主了,他们一定没少偷瞄悦灵短裙下的大腿。

  再看看台上的选手。女同性恋妹子两人已经站到了台边,一边指着那对法国情侣,一边嘻嘻哈哈的笑着。原来那对法国情侣已经明显的挺不住了,法国小伙太瘦,而那个法国姑娘略微有点胖,时间一长,小伙子貌似有点支持不住,抱着姑娘晃来晃去,已经很难保持平衡了。由于晃动的动作太滑稽,连他们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在又晃了几秒之后,法国女孩终于从小伙子身上跳了下来,举起双手表示认输。

  那对搞办公室恋情的情侣,倒霉在了女孩穿的紧口裙上。毕竟是办公室里的正装,裙口太窄,女孩没办法岔开双腿缠在男士的腰上,于是男士只好直接正面揽着女孩的臀部,就这样竖着将她抱起。这种姿势维持短时间还可以,时间一长,女孩都渐渐的从男士的臂弯中滑落到地上了,于是,他们这对也只好无奈的认输。
  场上还剩下欧洲男孩和华人女孩,还有那对穿情侣装的华人情侣,再就是我和悦灵了。

  欧洲男孩和华人女孩的组合,看起来非常稳健,因为那个欧洲男孩很健壮,而华人女孩却很纤小柔弱,健壮的男孩抱着纤小的女孩,给人很稳当的感觉。可是,遗憾的是,他们两人错误的选择了一个奇葩的组合姿势- 公主抱。公主抱,确实浪漫,可是这种抱法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公主抱不适合接吻,男方必须侧伸着头才能吻到怀中女孩的嘴。第二,公主抱不适合太持久。毕竟女孩所有的体重只能靠男孩蜷起的双臂来支撑,而这种姿势下,男孩的双臂是无依无靠,没有搭头的。时间久了,胳膊肯定会发酸。果不其然,这对情侣在坚持了三分钟之后,男孩终于坚持不住,把女孩放了下来。至于他们为什么偏要选择这个姿势,也许是因为他们认为浪漫比胜利更重要吧。

  败下阵来的几对情侣,看起来都只是为了凑凑热闹参赛玩玩而已,真正有心争夺冠军的,其实就是现在台上剩下的两对,除了我和悦灵之外还有另外一对穿着情侣衫的华人情侣。我们两对的身形都差不多,姿势也都大同小异,对取得胜利的决心也都同样大,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看样子,那对非常稳,一时半会还赢不了他们。于是,我用盘在一起的两只手的大拇指敲了悦灵屁股三下,隔了几秒,又陆续敲了两次三下,一共敲了九下,这是我们俩之前制定的暂停暗号。悦灵在我敲完了九下之后,嘴唇和我分开,我抓紧时间问了一句:「能赢他们吗?」悦灵赶紧看了对方两人一眼,说了句:「能赢!」然后马上又深深的吻住了我。因为比赛规定,接吻松开的时间不能超过五秒,否则就算作失败,所以我们最多也就只能说上几个字。

  不过,在这短短几个字的交流过程中,我却清楚的感受到了悦灵的坚定和自信。她虽然只说了两个字,但是却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一副对我们二人实力非常自信的样子。我反正也不怎么累,而且从小到大,妹妹经常让我抱着或者骑在我脖子上,现在的感觉就和以前我们兄妹俩一起玩的时候一样,我甚至感觉再这样坚持半个小时都没问题。

  比赛开始已经五六分钟了,情侣衫还是没有任何快要失败的迹象。他们从开始就一直吻到现在,我和悦灵都中断过一次了,他们却一直顽强的吻在一起,似乎不达胜利就决不罢休。而且,我逐渐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开始酸麻了,虽然力气有得是,但是悦灵屁股下面压着的我的手臂,却因为被她的体重压迫太久而开始渐渐的失去知觉。这是一个不好的迹象,手臂一旦失去知觉,感觉不到悦灵的身体,掌握不了平衡,这场比赛就很可能输掉。

  要赶紧把情况告诉妹妹!于是,我又抖动着几乎失去知觉的大拇指,给悦灵发了暗号。悦灵感觉到我的暗号,迅速的结束了深吻。我马上抓紧时间说:「手臂快麻了,怎么办?」悦灵立即回答到:「你歇会,都交给我!」说完马上又吻上了我,然后双腿更加紧迫的箍住了我的腰际,悦灵把自己的身体尽量前倾,双臂牢牢的扶住了我的肩膀。然后,她低声哼了两下,我明白,妹妹是想让我休息一下手臂。因为我已经感觉到妹妹的体重已经暂时脱离了我的手臂,相应的,她夹在我腰间的大腿加了力,扶着我肩膀的手也抓得死死的。于是,我缓缓的将两个手臂松开,顿时,手臂上一阵热流,只感到冰冷发麻的肌肉瞬间恢复了温暖,也渐渐的有了知觉。啊,这双手臂能休息一下,真是太好了。

  这样休息了半分钟手臂之后,我轻轻拍了拍悦灵的屁股,示意她可以坐回去了,悦灵便乖乖的坐回了我交叉的手臂上,我的肩膀和腰部的压力也随之减轻了。
  我们兄妹从小玩到大,这种配合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在后续的比赛时间里,悦灵甚至不用我主动说,就能感觉到我的意图,偶尔提起身子,让我休息一下酸麻的手臂。可是,旁边的那对情侣衫可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们俩虽然看起来也是交往已久的情侣,但是那妹子的体力明显比不上常玩篮球的悦灵,仅仅是夹着男友的腰,就已经让她用尽了力气,而且她也想不到要让自己的男友休息一下手臂。结果那苦逼的男友就只有自己强挺着,忍着手臂的酸麻,然后无奈的让自己手臂渐渐失去知觉。时间一久,那对情侣果然坚持不住了,男友的手无可奈何的松开,女孩也累得气喘吁吁,站到了地上。

  「啊!我们的冠军诞生啦!」餐厅经理按下了手中的秒表:「经过八分三十三秒的激烈比赛,红衣公主情侣组终于夺得了今天比赛的胜利!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们!」

  虽然已经取得了胜利,妹妹仍然死死的缠在我身上不愿意下来,在她热情的激吻中,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喜悦和兴奋。我高兴的抱着她,在台上原地转了两圈。我们两人感觉着周围的气氛,餐厅里的人们欢呼着,灯光闪烁着,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为我们而旋转。我轻轻拍着妹妹的屁股,让她赶紧下来。妹妹微笑着结束了长吻,双腿一松,灵巧的跳在了地上,红色小短裙随着悦灵一连串灵巧的动作摆来摆去,煞是惹人注目。

  餐厅经理在一片掌声中,赠送给每对参赛情侣一张会员卡,然后当场宣布免去了我和悦灵的餐费,为其余参赛者们今晚的晚餐打了七折,最后还向每人赠送了一款精美的芭蕉林造型的小夜灯。悦灵知道今晚的饭钱省下了,竟然高兴得跳了起来。

  所有优惠都已放出,奖品也颁发完毕,一名摄影师手持相机走到台前。餐厅经理向参赛者说道:「下面为大家合影留念,拍下的照片将有可能刊登在G城日报的市民版……」

  一听到这里,我的心里突然一沉。拍照上报纸,对于一般情侣来说,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我和悦灵是兄妹,如果被熟人看到我们出现在报纸上接吻大赛的照片中,这消息是肯定会传开的。到时先不说悦晴会有什么反应,我们的父亲恐怕就会亲手打死我和悦灵。

  悦灵想的和我一样,她原本欢乐喜悦的表情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为难和伤感,她颤抖着声音和我说:「哥——,可以让他们不拍我们的吧?我们有自己的肖像权的。」

  我叹了口气:「想不拍倒是可以,但我们是冠军啊,这样做,会让全场人都扫兴的。」

  悦灵低头低声说道:「我也不想因为我们的事,搞得所有人都不高兴,可是………有可能登在报纸上的,会被人认出来的。真的让爸妈知道了,你让我怎么活……」

  眼看着大家都站好了位置,摄影师也在调整相机,准备拍照了。看来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躲过这一劫了,就算惹得全场都不高兴,就算我和悦灵立即离场,再也不回来这里,也得忍了。想到这里,我鼓了鼓勇气,向摄影师走过去。我打算厚着脸皮,让摄影师允许我和悦灵退出这次拍照。

  这时,悦灵突然拉住了我:「哥,我们简单变一下妆吧。」说着,一把拉下了自己单马尾上的头绳,将长发披散开来,搭在了肩膀上。

  我明白了悦灵的意思,她是想通过简单的改变外貌特征,让看照片的人认不出我们。报纸照片的分辨率不高,清晰度也较差,而且又是黑白的。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拍出来的照片,在报纸上不过是一个小角,每个人的脸可能就只有几个像素,所以,只要大致的衣着和明显外貌特征改变一下,看到的人,就不会认出我们来,或者误以为是和我们长得比较相似的人。

  我脱下了我的外套,缠在了悦灵的腰上,挡住了她的红色短裙。悦灵也脱下了红色上衣,侧身抱着我的手臂,还故意将半边脸埋在我手臂后,另半边脸用披散的长发挡住大半,这样的她,和之前的形象已经大相径庭了。至于我,本来就长得没什么特征,不变装都不一定有人认得出来。为了保险,我将悦灵的红色运动服上衣披在了肩上,又将刘海改成中分,同时,左手还摆了一个并不标准的敬礼姿势,实际上却是为了掩住半边脸。

  我和悦灵慌慌张张的改变着形象,周围的人奇怪的看着我们,他们恐怕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的冠军组为什么在拍照的时候要把自己搞得不伦不类。不过,谁也不会在意这些,我和悦灵就这样混在另外十个人的队伍中,和大家一起拍了一张根本认不出我们两人的照片。

  回到餐桌上之后不久,服务生就微笑着送来了一支装着玫瑰花的小瓶,放在了我们桌边。这个小瓶所代表的意思,就是已经结完账了。这一顿饭,竟然成了免费的晚餐,这是我们来之前所意想不到的事。

  可是,悦灵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一向活泼好动的她,竟然连服务生送上来的花瓶都没看一眼,只顾低头吃着自己盘子里的肉。她的长发并没有重新束起来,就那样披散着,似乎遮住了她应有的笑容。

  「悦灵………」我喊了她一下。她答应了一声,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勉强的微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